您的位置 首页 时代信息

传道奇遇:主仆与国安:交臂过(陈鸽)2016-5-3

    后续:至今正好过了三年,我又一次在上海近郊遇上了公安(2019-5-14),他们派了大约四十名全副武装的警员,还有同样数目的便衣,团团包围住我们60人的圣经培训聚会,之后,把其中几个主要嫌犯带去审问,当然,我是其中之一,罪名是涉嫌假借宗教、迷惑信众,从下午三点一直到午夜两点(我回到家正好12钟头),最后证明我们信仰没问题,罪名不成立(审讯官给我下的结论是:“你是一个真基督徒。”)但因入境时没有在24小时内及时登记,被限七日内离境。

    经过这两次与国安打交道,我越发爱他们,他们都很礼貌,文明执法,并且认真敬业,真辛苦他们了,尤其是带领的,多次打电话来关怀我们,表达他们执法的原则,我也向他们提了建设性的意见。愿神赐他们智慧可以分辨是非,罚恶赏善、伸张公义。愿神赐福我们中华。2019-5-19

    以下是我三年前写的【传道奇遇】如今第一次公开发表:

————  

主仆与国安:交臂过(陈鸽)

    201653日,是个历史性的时刻,也是我一生中难忘的里程碑之一。那日,我与迦南(妻子)应邀到X省北部偏僻的一个村落,为传道的同工培训,我已一连两整天,从早到晚,讲解了彼得后书第一章1-11节:得救的信心、信徒的追求、成圣的道路、得胜的把握,到最后一趟课末了,突然停电,我们本准备提早结束,因已将近下午五点,但领会的要求我们再上一堂。我就请迦南代劳,而我就在房间里,敞开着门,隔着院子,听她讲课。

    哪知迦南祷告完毕,开讲没十分钟,院子里就传来吵杂声。我从房门探出头来,就被告知:有人来检查了。我就随手把门上的钥匙拿下,然后关上房门,在屋里等候,默默的祷告,也没多当回事儿,心想我们光明磊落,又没犯什么法,没啥好怕的,但为了避免误解,就本能的关上门,只可惜没机会多听下去。

    不久,散了会,我在里头等着迦南回屋,但她迟迟不来。外头似乎平静了,我就打开房门,把钥匙插上,准备出来,心想迦南若有麻烦,也可以“英雄救美”。不料,外头有人向我打手势,叫我进去。我就又关上房门,但钥匙仍留在外面。我也没多想,以为风波已过了,又继续等了好一会儿,等到困乏了,想稍微休息一下。

    刚躺下,就有人闯进来。我这才发现三个人,可能是本地的国保大队或宗教局官员,带着一个年轻、穿制服的公安人员。他们态度很好,说要跟我谈谈,先要看看我的身份证,一看是涉外的,立刻提高警觉,解释他们是例行公事,秉公执法,要防范异端邪教和不法分子。我表示理解,并愿积极配合。我告诉他们,基督徒是不撒谎的。心想,问题可大可小,上帝主宰一切,也许这是他给我传福音的机会。至于我的前途如何,或走或留,都在上帝手中。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箴 21:1)   

    其中一位带头的,我称为H局长,态度和蔼,他表示对我的宣教精神,不辞劳苦,下到乡村,表示钦佩。他更耐心地向我解释中国的宗教政策。他很内行,对国内外的异端邪教(闪电派、呼喊派、等等)都了如指掌。他也把家主(王弟兄)一块儿叫来,我们就一同谈论,很是投机。

    他问我多大年纪,我说虚岁60,他才40多,他称我大哥,对我很尊重。他谈到外来的往往借着办学校或开医院来传播信仰。我说,可见基督徒是行善的。他又问我何谓“三自”,我答:“自养、自传、自治”。家主说,我们才是真正的三自,我很阿门(我们是真爱国),并且申明:我们愿在神的旨意中顺服掌权者(徒5:29)。

13:1 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2 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3 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恶的惧怕。你愿意不惧怕掌权的吗?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称赞;4 因为他是神的用人,是与你有益的。你若作恶,却当惧怕;因为他不是空空的佩剑,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罚那作恶的。6
你们纳粮,也为这个缘故;因他们是神的差役,常常特管这事。7 凡人所当得的,就给他。当得粮的,给他纳粮;当得税的,给他上税;当惧怕的,惧怕他;当恭敬的,恭敬他。

    我对H局长执法态度之严明,宗教认识之公正,也表示欣赏与认同。我更告诉他,我天天为执政者祷告,并为习主席感恩(他对闪电派的取缔,真是明智之举)。我又陈明了我们的信仰观点,是纯正、基要的福音立场,既没有政治阴谋,也不认同异端邪教。我们相信唯独圣经中的基督,他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 14:6)我们很坦诚的交谈:现在时代不同了,中国已经与国际接轨了,政策开明了!宗教自由了!感谢主! 

    当然,他们对我不了解,难免存有疑心,总是刨根问底,想要问个究竟。这很正常,因为确实有不少投机分子,利用宗教遮掩罪恶,所以我也愿尽量合作,帮助他们认真执法。他们问我,对台独的看法如何,我诚实的表达个人意见:我们本是一家人,骨肉之亲,何必自相纷争!又问我,台湾教会的光景如何,我告诉他们,我根在大陆,生在台湾,十五岁离开,出国留学,当时又不信主,所以不了解情况,但我不认同现在那里极端灵恩派的鬼哭狼嚎、东倒西歪、群魔乱舞。我也不认同那里迷信妈祖,装神弄鬼,搞得乌烟瘴气。

    H局长又谈到天主教,他说:他最近才请一个外来的神父吃饭,他们关系融洽,他也愿跟我交个朋友。当然,就个人而言,我很乐意传福音给任何人,但不愿涉足官方外交。我说,我们与天主教有很大分歧:他们是异端(挂羊头卖狗肉),我们是正统;他们有政治色彩,我们纯粹是信仰;他们是兼容性的,我们是排他性的。

    H局长说,他的立场是五大宗教都是平等的。我也表明:尊重个人信仰自由,但不能苟同条条大路通罗马,乃坚持唯独基督是救主。“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著得救。”(徒 4:12)

    我想抓住机会跟他们传福音,讲我得救的见证。我说,我从前是无神论的,到了十九岁,基督彻底的改变了我的生命,但他们总岔开,只想知道我的行踪和背景,更想打听迦南是谁,因他们看见她在台上,听她讲论基督给家庭婚姻带来和睦与幸福。H局长说她口齿清晰,条理分明,肯定不是一般人,所以,一直耐心听到散会。不料,最后竟让她在人群中离开了。如今发现原来是涉外的,就缠住家主和我不放。我本不想牵连迦南,但他们态度坚决,我看避免不了,就告诉他们:我们是老夫老妻,结婚 26年,在基督里,提早三通。

    他们要留下我的手机号,当然我不愿波及其他的信徒,就请求他们不要为难我。我告诉他们,我们回国,单单是为了信仰。既然神拯救了我,我也深愿我所爱的同胞,同得福音的好处,更巴不得把福音传给他们,这是我最大的心愿。但他们似乎不感兴趣,只想执行任务。其中一位官员,拿起我的手机要打出去,好得知我的号码。

    我劝他,不要硬来,因我没有触犯国法。又说:你们刚说过,不是审问犯人,乃是交个朋友,随便聊聊。既是友谊关系,就不要勉强。我说,我可以把手机号给你们,但请不要给我们添麻烦。拿到手机号后,就请你们上路(因为时候不早了,厨房两次派人催我们吃饭,他们家人也来电催促。)

    H局长很友善,表示愿意交个朋友、继续保持联系,但我说,我们还是保持距离为妙。心想:我们这些小老百姓,给我们些敬拜空间,就很知足啦!政教分离,各有各的领域;不是相冲的,乃是互补的。(H局长还让我们明天接着聚会,但我事后决定就此散会,免得给接待的教会带来不便。)

    最后,我要求他,在神面前答应我,不要拦阻我们传道。他没回复,但我还是给了他们号码,并请求为他们祝福祷告。我请年轻的警察关上房门,家主说闭上眼睛,我就为他们祝福,说:“创天造地的上帝啊,我感谢你!你拯救了我,脱离这虚空的世界,使我不再捕风捉影。今天我们在此相遇,并非偶然的,求主赐福与这三位朋友,愿他们与家人都能认识你。也求主祝福中国执政掌权的,使他们得着智慧,能够秉公行义、替天行道,好叫神的百姓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的度日。愿神祝福中华大地!愿主拯救我的同胞!奉耶稣基督的圣名祈求,阿门!”家主也与我一同由衷的阿门!阿门! 

    是的,愿中国经济崛起的同时,信仰也能回归,回归那独一真神所默示的圣经,好叫中国的教会可以荣神益人,成为万国万民的榜样与祝福!阿门!(陈鸽)

    

我想起一首本土的诗歌《点燃复兴的火焰》

复兴点燃中国的火焰,主啊,我们敬拜你。

再一次敲响世纪的钟声,主啊,万国敬拜你。

我们的敬拜,千万人的歌声,带来天国的祝福。

给一切远方的人,也给近处的人。

愿他们得太阳晒熟的美果,月亮养成的宝物。

愿他们一生一世都看到撒冷的好处。 

圣灵已唤起腾飞的心愿,腾飞的心愿。

再一次点燃复兴的火焰,为中国祝福。

 

提后 2:1 我劝你,第一要为万人恳求、祷告、代求、祝谢;2 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该如此,使我们可以敬虔、端正、平安无事的度日。3 这是好的,在神我们救主面前可蒙悦纳。4 他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5 因为只有一位神,在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6 他舍自己作万人的赎价,到了时候,这事必证明出来。

彼前2:12 你们在外邦人中,应当品行端正,叫那些毁谤你们是作恶的,因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在鉴察(或作:眷顾)的日子归荣耀给神.13 你们为主的缘故,要顺服人的一切制度,或是在上的君王,14 或是君王所派罚恶赏善的臣宰。15 因为神的旨意原是要你们行善,可以堵住那糊涂无知人的口。16 你们虽是自由的,却不可藉著自由遮盖恶毒,(或作:阴毒)总要作神的仆人。17 务要尊敬众人,亲爱教中的弟兄,敬畏神,尊敬君王。 

关于作者: 陈鸽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