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牧

释经研究(第一章)为神讲道

释经研究——预备释经讲道的实用指南

作者:约尔·詹姆斯(经同意转载) 

献辞

谨以此书献给父亲,感谢你让我懂得了什么是精益求精;也将此书献给母亲,感谢你一直以来不辞劳苦担任我的总编。感谢你们教导我爱基督并他的教会。

目录

1. 为神讲道

2. 麦子而非糠秕:神所喜悦的讲道方式

3. 圣经是阳光还是云雾?

4. 如何解释圣经

5. 语法和句式:传道人之友

6. 分解句子

7. 建立块状图

8. 概括和总结经文

9. 如何研读圣经的叙事

10.如何建立图表与大纲

11.如何研读《箴言》

12.如何研读《诗篇》

13.总结

附录

块状图练习

复数名词

Copyright  2013  IRC.  Visit us at www.ChinaMuZhe.com.  

本文简体字版权由 IRC 所有。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www.ChinaMuZhe.com

———————————————

第一章:为神讲道

    我的父亲是一名木匠,他有个职业病,就是一定要把木板削得笔直,折角要成 90 度,板与板必须接得严丝合缝。那年夏天,我和父亲一起搭盖房子旁边的小门廊(父亲搭;我递钉子、螺丝和要用的工具),那件事令我永远无法忘怀。就在工程快要接近尾声时,父亲惊恐地发现,门廊一侧与房子接得不太严实,中间错出一道约一厘米宽的缝。对他来说,这道缝就好像汛期的赞比西河那么宽。

    父亲宁愿把自己的大拇指钉在板子上,也不愿看到自己把什么东西钉歪了。他看着我,悲叹道:“ 怎么会接不上呢?我敢肯定是上得很正的呀。”“ 这 点 缝 儿有什么呀?爸爸,没人会注意到。” 我 回 答 说。顿时,空气凝固了。在父亲看来,若有哪个工匠,为自己的蹩脚手艺强词夺理,说“没人看得到”,就该把这人剁成肉块,拿去喂鳄鱼。

    我看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回屋看书去了,而父亲就在那儿埋头研究起来,非要查出那个恼人的一厘米究竟是怎么冒出来的。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他笑容满面地从后门走进来,大声说:“是房子不正,木板才合不上。”一切又都万事大吉了。那道缝当然还在,可再也不是他的错了;他盖的门廊是笔直的,这才是最要紧的。

    可惜,父亲的建筑手艺一点都没有传给我。我承认,自己在木工活上简直是提不起来。可父亲却把作工匠的规矩传给了我——精益求精并以此为乐。父亲把这个准则用在了木匠活上,我则把这个准则用在神的道上,而我们共同拥有的那份激情,就是凡事都要一丝不苟。保罗也同样希望在他的属灵儿子提摩太心中点燃这种追求精益求精的热情,他说:“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 2:15)。最后一个词组“按着正意分解神的道”可译作:切直真理的道。保罗也喜欢把折角做成 90 度,把接口做得严丝合缝。尽管他的工作是支搭帐篷,用的材料是皮革而不是木头(徒 18:3),但保罗肯定也与我父亲一样,他们做出来的活儿都有一个标志:那就是十分精确。保罗也督促提摩太,要他在分解圣经时,一定要像工匠那样务求精确。

    你我肩负的责任与 1 世纪的提摩太一样,我们都要像工匠那样一丝不苟,为的是精准地表述神的话语。何必如此谨慎?这是因为每当你我站起来讲道之际,我们在做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为神讲道。

神在讲道

    神是传道者。据旧约记载,神用口中的话造出日月星宿和人类之后,他并未沉默。神一直在说话;神一开口,便常常是在讲道。关于神讲道最激动人心的一个例子是,他在西奈山颁布十诫。在人类历史上,西奈山讲道是最大一次露天布道活动。经过两天的预备,大约有两百万人聚集在西奈山下,小心翼翼地守着摩西划定的界线——任何人或兽离圣洁的神太近,都必死无疑。可又有谁能向两百万会众布道呢?唯有神。

    那天讲道的是神。西奈山是他的讲台,讲章有十个要点。神亲自做传道人,用威严神圣的声音向属于他的一群战兢会众说话。难怪人们站得远远的,并祈求神今后借着摩西向他们说话呢!当神开口的时候,这场布道就会气势恢弘!

    西奈山讲道之后的几个世纪里,神仍在不断地宣讲,但不再是借着可听闻的圣音,而是将他的圣言启示给众先知,并借着他们忠实地传讲出来。实际上耶利米说,神每日清晨早起,孜孜不倦、满有信实、持之以恒地派遣他的先知去以色列。人们却拒绝听从先知们责备恳求的声音,神于是哀叹:“你们却不听从我”( 耶 7:26)。 神曾在西奈山亲自讲道,之后借着先知继续在讲。

    当神的独生儿子、三一神的第二位格道成肉身时,父神仍在讲道。使徒约翰在《约翰福音》1 1 里称耶稣为“道”。照原文中“道”(Logos)的用法,约翰实际上是将耶稣称为“神自己的证道(Sermon)”。“神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藉着他儿子晓谕我们……”(来 1:1-2)。 神是一位讲道的神,耶稣基督就是他最伟大的讲章。

     在耶稣基督里面,神仍是西奈山上的那位神——那位传道之神。耶稣事工例子中,我最珍视的一处便是登山宝训:这位衣着简朴的木匠在加利利的花草、岩石和飞鸟环绕中,向一大群听众宣讲他充满权柄的天国宪章。这次的布道比西奈山那次安静多了,也没有那次引人注目——没有火,没有烟,大地没有震动,也没有西奈山上那炫目耀眼的荣光。但与前次一样,山作了讲台,讲道的主题同样是神的律法,同样是神自己,但此次是三位一体神的第二个位格在讲道。耶稣曾强调他传道事工的重要地位,他说:“我们可以往别处去,到邻近的乡村,我也好在那里传道,因为我是为这事出来的”(可 138)。

为神传道

     神曾讲道,他如今仍在讲道吗?是的,因为他仍是那位讲道的神。在现今世代,神不再像当初在西奈山上,用人耳能听见的声音向人布道;也不像在旧约时代,将启示的信息激励众先知,再借着他们的口向人传讲。现今,神是借着那些忠心的传道人来传讲他自己的话语——圣经。今天,当一个传道人准确宣讲神藉文字记载下来的道,也就是讲解圣经时,便是神自己再次开口讲道。《提摩太后书》3 16 节“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之后仅隔了三节经文便出现“务要传道”(提后 42)这项命令,绝不是偶然。“默示”意味着,每当我们这些传道人张开嘴、准确地传讲圣经的时候,人们仿佛听见神在亲自讲道。

    若我们忠实地传讲神的话语,会 众 就 能 听 见 神 的 声 音 ;否则,会众就听不见神的声音。我之所以讲道,其中一个原因便是:要让神发声。神的声音必须要被听见。照我的本意,我不愿毛遂自荐,充当神的声音,也不愿举荐任何人去充当神的声音。但若这位至高、全能、讲道不息的神决定使用人的嘴唇和喉咙作为他的出口,那我愿意像以赛亚那样谦卑地应和:“ 我 在 这 里 ; 请 差 遣 我 。”

    多么令人震撼!神竟使用人,甚至使用蒙他拯救、为基督所爱之人,作他自己的声音!但是,确实如此,神的智慧远超过我们的智慧。神在西奈山以撼动天地的声音宣道,从中得了荣耀;而他使用卑微如虫的人,发出低微的声音,竟能得着更大的荣耀。何以如此?因为任谁都能用利斧砍倒一棵树,但只有极强壮的人才能用钝斧砍倒树。当神使用传道人这把“钝斧”,砍倒罪与不信的“大树”时,他得着加倍的荣耀。这能证明,他的膀臂大能无限。

为神研读

    为神传道,这是何等崇高的使命!我们不难理解马丁.路德的真情流露:“ 假设我今日登上王位,也不会放弃我传道人的职分。” 为神讲道的工作要比登基为王更伟大。可是,假如你领会错了怎么办?假如你为神讲道,讲得不准确、不正确,怎么办?假如你说的话,神根本就没有说,怎么办?假如神定意要借你的口来传他的道,你最好自己先正确理解神的话。否则的话,就求他给你直接启示吧!众先知们确信,他 们 自己的口讲出来的,真是神的话,因为是神自己把他的话放在了众先知们的口里,正像神默示出圣经那样:“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 (彼后 1:21;参耶 1:9)。 可我们不是蒙直接启示的传道人。

    这么说,难道我们就没指望去传讲神的话吗?当然有指望,而且大有指望。关于默示的教义告诉我们,每一次你打开圣经,按着正意解经,准确地释经,实际上就是在传讲神自己的话,也就是在讲神自己要讲的道。你现在做的,是把神早前借着摩西、以赛亚、马太、保罗、彼得等人的笔亲自讲过的道,重新再讲出来,如此,神的话语就能够被听到。

注:Fred W. Meuser, Luther the Preacher (Minneapolis: Augsburg Publishing House, 1983), 39. 被引至《至高喜乐的传承:在恩典中得胜的人》约翰·派博著,中西书局出版,86页.)    

    为神讲道是一个极大的殊荣,但 想要做到为神讲道,必须首先为神研经。保罗嘱咐提摩太“务要传道”(提后 4:2),但只有提摩太遵从了“你当竭力在神面前……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2:15)这条命令之后,才能做到“务要传道”。在非洲,我们的事工常常违背保罗的教导,很多讲道前并没有做好“无愧工人”般的研经预备,我们为此深感亏欠。我们讲道,可以慷慨激昂、可以滔滔不绝、可以令人感动,但假如我们不能准确无误地解释神的话——准确到神可以说:这正是我要讲的,那么,我们就不是在为神传道。今天,只有当你我这样的传道人忠实无误地重讲圣经里那活泼、沸腾、大能、至圣的话语时,才是神自己的宣讲。

    现在我们面对的问题是:何种研经方法才能确保你讲的道本身,是在重述神自己曾讲过的道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没有一个人能为神讲道,就连玛土撒拉都不够资深、所罗门都不够智慧。但如果你的研经方法正确,足以让你所讲的道说出神在圣经中已说出的话,你便能成为神的声音。换句话说,要做到释经式讲道,首先要有释经式研经。使用正确的方法预备讲章,好让自己讲的道复述出神曾说的话,绝非易事。然而,不论你是研读圣经原文(这是最佳方法),还是研读你的英文版、汉语版、祖鲁语版,索托语版、斯瓦希里语版的圣经,你在本书学到的研经步骤将帮助你写出脉络清晰、基于圣经的讲章,即合理解经、忠实应用神自己话语的讲章。

块状图

    我要教给你的研经方法叫作块状图。这种研经法,让你既进深思考一处经文的各个组成部分,同时也思考这段经文的整体。这种方法能迫使你发掘神话语的真实含义,而这正是为神讲道的关键。因着传道人的差别,教会的差别,所处文化的差别,所有证道讲章也不尽相同。同样一篇讲章,在城市教会效果良好,但在农村教会或许并无果效。南非教会比起西方国家的教会,会众更倾向听到那些反复强调、抑扬顿挫、激情四射的讲道。这完全无可厚非,释经讲道确实包含着文化因素。但是,不论环境怎么样,不能改变的是讲员要致力于再现神的话语。若你没有做到这一点,你就没有做到为神传道。因此,所有传道人,不论他们来自什么样的文化背景,都必须以恰当的方法研经,以至能写出一份让神亲自发言的讲章。用块状图预备讲章就是实现这一目的之极佳方法。

    那么,什么是块状图呢?就是在纸面上将经文的词语重新做出排列,从而帮助自己发掘出经文的真意。我们以《创世记》1 1 节为例,这句经文可以用块状图表示为: 

       神创造 天地

             起初

     在此处,你是否能看出来:谁创造?他创造了什么?他在何时创造?块状图将这段经文的内容准确地呈现给你看,它借着神所用的词揭示出他的心意。当你讲解《创世记》1 1 借时,若你讲明了是谁创造、何时创造、创造了什么,那你实际上便再现了神的话语。将经文进行块状图解很难吗?确实很难。想象一下,一位牧羊人站在一口深井边,身边围满了口渴的羊群。它们“咩咩”地叫着,焦急地要喝这井里的救命水。牧羊人要打到水,就得用绳子系住水桶,垂到井里,灌满水,再把水桶提上来。他靠着那双粗糙的手和弯驼的背,要救这群快要渴死的羊儿。

    为神传道所要做的研经,正是这样情形。神的道就是那口能流出生命活水的井。身为传道人,你不能把沙石带给会众,你必须给他们水喝——神所赐的活水。所以,每个礼拜,你都要把自己思想的水桶深深沉浸到圣经这口井里,借着研经,把这水灌入桶中,然后再一下下地把这桶水拉上来。

    可是,人类智慧的死水塘近在咫尺,传道人在那里轻易就可以把自己水桶装满,但是那塘里的水会把羊群毒死。你想要打到清纯的水,就必须把水桶浸入圣经,再提上来。殷勤的工人总是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你若能忠心地做,到了主日,神的声音就会传出。当你讲解神话语之时,神会再次开口说话。那位亲自讲道的神,如今是以这种方法讲道的。马丁·路德说得没错,作传道人确实胜过作国王。但要想为神传道,你必须先为神研经。 

关于作者: 陈鸽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