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牧

释经研究(第二章)麦子而非糠秕

第二章:麦子而非糠秕:

神喜悦的讲道方式

    正如其他地方的基督徒一样,非洲的信徒也急需圣经教导。可实际上,我们的传道人讲道时却很少解释经文的上文下理。更为常见的是,传道人讲道前先宣读一处证道经文,随后便把这段经文抛之脑后,就好像这段经文还是太过年幼的小孩,对于接下来的内容毫无贡献。传道人不是在讲解神的话语,而是将他自酿的、模糊含有圣经观念的个人见解,配以几则小故事做甜味剂,先端出来;然后再下猛料,加上他大剂量的“激情洋溢”让会众如醉如痴,这配方就凑成了。如果不知道下一句该说什么,就会插入一句慷慨激昂的“阿们?”或“哈利路亚!”趁着会众集体回应的空档,脑子里匆匆构思下一个要点。

    神荣耀而威严,具有无上的权柄。他定不喜悦自己的话语在一篇证道中被人轻忽。事实上,神曾经比较了人的言语与他自己话语的价值,问道:“糠秕怎能与麦子比较呢?”(耶 23:28)。两 者 当 然 无 法 相 提 并论。稻谷是要放在仓里储存的,而稻草是用来摊在马厩的地上。你会选择哪样呢?你到底是要解释神的话,还是想要扬撒人类思想的糠秕呢?

    曾经有人问我的一位朋友:“在学会释经讲道前,你是怎么做的?”他不好意思地说:“我制造了很多噪音。”他从前并没有宣讲神的话,但凭着他撒糠秕时的那种激情,人们还是愿意听他讲道。讲道时情绪激昂并没有错,但传道人若只讲出自己心目中对神、对基督的某些肤浅认识,而不是传讲圣经本身关于神与基督那些充满权威的话语,他就大错了。

    其实,神说过,属灵领袖若把持权柄、却不教导神的话语,那是件“可惊骇、可憎恶的事”(耶 530-13)。最终,神会弃掉一切只传自己的话,而不传讲他话语的传道人,“这些先知向你们说预言,你们不要听他们的话。他们以虚空教训你们,所说的异象,是出于自己的心……他们若是站在我的会中,就必使我的百

姓听我的话”(耶 23:1622)。

    一名传道人若选择宣传自己的观点而不是借着圣经传出神的道,那他就是要石头不要面包,要蛇不要鱼,要糠秕不要麦子。对这样的人,以赛亚大声疾呼:“人当以训诲和法度为标准,他们所说的若不与此相符,必不得见晨光”(赛 8:20)。神的话是麦子 ,神的话是晨光,传道人唯有借着讲道重现神的话语——圣经,他才算是讲出了有价值的信息。

释经讲道

    重述神话语的讲道叫做释经讲道(expository preaching)。“ 释 ” (exposition)是指“对某事物进行详解”。你肯定听过许多根本不详解任何圣经内容的讲道。现在是改变这种做法的时候了。用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的话说,采用释经式讲道,意味着“用一种方法将神最初赋予圣经经文的意思完整、准确地呈现出来” 。释经讲道就是再现神自己说过的话。

Webster’s New
World Dictionary, 2nd College ed. (New York: Simon and Schuster, 1984), s.v.
“Exposition.”
 

John MacArthur,
Jr., “The Mandate of Biblical Inerrancy: Expository Preaching,” in
Rediscovering Expository

Preaching,John MacArthur,
Jr. and The Master’s Seminary Faculty (Dallas: Word Publishing, 1992), 23-24,
emphasis original.

Copyright  2013  IRC.  Visit  us  at www.ChinaMuZhe.com.      

本文简体字版权由 IRC 所有。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www.ChinaMuZhe.com

    《尼希米记》第 8 章便记录下圣经中如此讲道的实例。公元前 444 年,尼希米接任波斯统治下的犹大省省长。那时,犹大最突出的需要,就是重建耶路撒冷城,并将民众迁回,而不那么明显(却更紧迫)的需要,则是重塑民众的心灵。要完成这项任务,砖块和石灰派不上用场,他们需要的是神的话语。

    以斯拉就是尼希米雇来重塑民众心灵的泥瓦匠。《尼希米记》第 8 章记载了以斯拉那篇带有三个强调重点的讲道:宣告或大声读(3 节),律法书(3 节),明白或辨明(8 节)。尼希米在第 8 8 节做了总结:“他们清清楚楚地念神的律法书,讲明意思,使百姓明白所念的。”以斯拉和他的传道同工宣读经文,解释经文,好让神的子民能理解经文、活出经文。这就是释经讲道。神使用了他们的讲道。以斯拉和他的助手们讲道之后,悖逆了九百年的百姓终于打破了思想枷锁,心意回转过来。自约书亚的时代以来,他们第一次庆祝了住棚节(8:13-17)。

    这也正是保罗在《提摩太前书》4 13 节中叮嘱提摩太去采用的讲道法:“你要以宣读、劝勉、教导为念,直等到我来。”这种讲道法遵循的步骤是什么?首先,提摩太要大声地宣读圣经,让全会众都能听到;然后,他要清楚地讲解圣经,也要鼓励听众遵行其中的教导。

    释经讲道法之所以胜过任何其他讲道法,是因为它会让信众与神的话语直接接触,这正是这种方法的力量所在。神的话“给出得救的智慧”(提后 3:15); 神 的 话 产 生 出 敬 虔 的 生 活 ,“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约 17:17)。

    任何讲道,若不是聚焦在解释和应用神的话语上,便是一场无力的讲道。如果你选择远离炉火而坐,这炉火就没办法温暖你;如果你选择围炉而坐,你就会全身上下倍感温暖。同样道理,一个传道人,若是讲道时不解释有关经文的上文下理,就相当于挡着基督的子民,让他们远离神的道这个炉火,那里的会众就会被活活冻死。反之,如果传道人借着解经(即释经讲道),让会众亲近圣经,会众就会得着温暖,灵便得存活。唯有神的话语能让罪人得救、让信徒成圣。“不信”是棵强韧的杂草,它不会因传道人的声音洪亮就枯萎死亡。

    撒但是个劲敌,它不会因传道人讲个娱乐会众的故事,就战兢恐惧。如果传道人极具人格魅力 ,讲道扣人心弦,会众在主日聚会时被他一顿炮火猛轰,或许会暂时弃掉自己的罪欲,而一旦他们耳边的暴风骤雨远去,他们内心的私欲又会死灰复燃,分毫不减。然而,神的话语比任何传道人自己的话不知要恢宏多少倍。神的话语能将不信的杂草连根拔除,让黑暗之子魂飞魄散,让自私的情欲悬崖勒马。

如何喂马

    我小时候,家里养了好几匹马。到了冬天,因为天气严寒,父亲就用粮食喂马,好让它们保持肥壮。不用说,马儿们甚为欢喜。它们会围住父亲,灵巧的嘴儿淌着涎水伸到父亲手里,急切地把粮食吞进肚里。马也是非常聪明的动物。很快,它们就发现父亲手里的粮食吃光了,父亲就会把手伸进另外那只手拿着的料桶当中去取出另一把饲料。看懂这一套以后,这些马就知道绕过父亲伸过来的右手(那里的粮食少得可怜),对它不屑一顾,径直把鼻子伸进他左手拿着的料桶里。如果能吃一顿大餐,谁还在乎那碟小菜呢?

    作为传道人,请你千万不要一只手拿着圣经,用另一只手喂羊。用那只拿圣经的手直接伸过去喂他们,用圣经喂他们。你讲道时,不要只给他们一个掌心握着的谷粒,而要让他们自己有机会把嘴直接伸进饲料槽,去吃神话语中的玉米和燕麦。这就是释经讲道的精髓:不要再去扬糠秕,给神的子民喂麦子!

圣经的引力

    唯有愚昧人才会试图在传讲神旨意的同时拒不使用神亲口说的话!约翰·派博(John Piper)一针见血地责备了那些从神的话语中衍生出他们自己似是而非、断章取义的神学理念和讲道内容的传道人:

    我蒙呼召前来批评一些年轻传道人。我和他们的最大矛盾是在这里:他们有自己的论点,却找不到支持这些观点的经文……我们要先让信徒学会自己阅读圣经,用手指着经文一节一节地阅读。然后我们要引用一处经文,解释清楚其中的含义。我们一定要告诉他们经文的出处,因为,听众往往在琢磨牧师观点出处时,往往跟不上牧师所讲的信息。  

    你所讲的道,应该始终如一地绕着经文转,就像地球绕着太阳转一样;你自己说的话千万不能脱离神话语的引力。听众若察觉出你讲的道完全源自圣经,他们便开始信任你:他们知道在你的讲章中,神的话语在掌权作王。不仅如此,会众也会开始自己查经。释经讲道能生出庇哩亚人——信徒“天天考查圣经,要晓得这道是与不是”(徒 17:11)。  

    好的传道人甘愿让神的话语主宰自己的讲章,如同让窑匠的手掌控他塑造的瓦器。用沃尔特·凯瑟Walter Kaiser)的话说:“总的体目标就是……让圣经经文在决定证道信息的范围、逻辑和展开方面,起到主要作用。” 你所听过、讲过的讲章当中,究竟有多少篇都没有达到这个标准?如果一篇讲道,轻者在所引用的证道经文和所讲的道之间牵强附会,重者彼此完全脱节,神断不认为你是在讲他的道。你真想为神讲道吗?那你在预备讲章时便要让神的话语自由塑造它,如陶匠塑造陶土一般。这正是本书的宗旨。

关于作者: 陈鸽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