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三自会

教会立场2:黑白灰(陈鸽)

我们已经查考了  A:圣经的立论;

现在继续来看:  B:历史的实例。我要举出古今中外四个例子:

 一、葛培理(Billy Graham):黑白的桥梁

我曾写过一文,标题是一个妥协派的标本:葛培理(陈鸽)(注 2),论到今天世界最知名的大布道家「葛培理」牧师,他是当今《灰营》的大元帅,因他想要在《黑营》与《白营》之间,《现代派》与《基要派》之间,《天主教》与《基督教》之间,《家庭教会》与《三自会》之间,建造一座沟通的桥梁,好叫义和不义相交,光明和黑暗相通,基督和彼列相和,信的与不信的同负一轭(参:林后 614-17)。结果,他非但没把人彻底从《黑营》中拉出来,自己反倒差点从《白营》中被拽过去。弟兄们,不管你是谁,再有名望的牧者也好,若自作聪明,违背主命,站到《灰营》的立场,走上妥协的道路,都必须付出重价(加 67-8)。

 二、谭普顿 Templeton黑色的诱惑



大家也许没听过 Charles Templeton1940  50 年代,谭普顿(Charles
Templeton
)和葛培理Billy Graham)两人是齐名的,甚至谭氏的名声超越了葛氏。他俩都是大布道家,满有恩赐,家喻户晓,常常联合布道,轮流讲道,多人因此悔改,大振《白营》士气。但 1948 年,普林斯顿神学院(Princeton Theological Seminary:一个从《白营》堕落到《黑营》的现代派高等学府),提供谭氏奖学金去读神学(不信派的鬼学)。

因为谭氏缺乏世界的资历,又想晋身于学术界,便大大为之所诱。他为自己辩解说:要知己知彼,方百战百胜。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更自信可以出淤泥而不染,因此违背了圣经的明训和弟兄的劝阻,大胆地闯进《黑营》学习撒旦深奥之理(启 224)。哀哉,从此他常被疑惑困扰,经过长期的挣扎,终于在 1957 年,公开宣布自己为不知神论者,从此改行,不再传道。谭氏信仰的崩溃成了当时的头条新闻,绊倒了多人。后来他投身于广播与编辑工作,成了世界名人与政界红人,最后于 2001 病逝,临终前悔改与否也不得而知(注 3)。谭普顿是我们的前车之鉴!神的命令是出来分别(林后 617),他却自作聪明,偏要打入参合,正如今日的双轨三势一样,其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弟兄姊妹,切记主的命令:你们务要从他们(黑营)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 妥协之路行不得!《灰营》立场沾不得!(诗 11

 三、马丁路德:白营的立场

路德本为天主教神甫,献身修道,想靠自己的功德称义,因此身心疲惫,濒临绝望;但后来他研读圣经,蒙圣灵光照,明白了因信称义的福音(罗 116-17;弗 28-9),于是在 1517 年,公布了95 条对罗马天主教的质疑。路德没有私下去与教皇谈判,因这些分歧不是他的个人恩怨,乃涉及圣经的教义和教会的立场,所以,他公开宣战,并写书立论,当众辩论,好唤醒众人,回归真道。虽路德生性懦弱,但他立足主道,靠主刚强,为真道打了美好的仗。

1521  4  17 日,路德为着他的反天主教《黑营》的言论与著作,被帶到皇帝「查理五世」面前受审。在当时的政治与宗教权贵前,司法官问馬丁路德說,「你想要为所有這些書籍辩护,还是打算放弃其中一部份?」

第二日下午六点,路德再次出庭,当众坚定地宣告:「我不能放弃這些著作,除非它造成暴乱和对神的不敬……如果有人能指出我的錯誤,我将率先将我的著作投入火堆。我的学說所引起的意見紛歧,別人已对我有所提醒,但我只能以耶穌說過的話回答:我來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

司法官说:「回答简单一点,路德!你是否愿意收回你所写的一切?」

路德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不能也不愿收回任何東西,因为违背一个人的良心办事,既不安全也不正直。这是我的立场,我只能这样作。上帝帮助我。阿门!」(注 4

 若失足成千古恨

试想,若路德贪生怕死,妥协了立场,那么结果会如何(参:箴
25
26)?显然,结果天主教《黑营》得胜,教会历史上就不会有一个惊天动地的《改教归正运动》(Reformation)了。然而,感谢主!靠着神的恩典与话语,路德站稳了《白营》的立场,丝毫不让步,因此带来了继新约教会以来,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也持续最久的一次圣灵的大复兴,因信称义的福音因此传遍了欧洲,蔓延到美洲,更带进了中国和世界各地,至今我们仍因路德所持守的立场而蒙福。

如果马丁路德妥协了、退缩了,那么对他个人与众人,对当时与以后,甚至对今日的亏损,将会是何其之大啊!由此可见,教会立场,举足轻重!我们必须坚守真道,寸步不让。

 四、王明道:黑白不混淆

王明道的传记「又四十年」中,也谈到了这场《黑白两营》之争。他说自从有人类以来, 世界上就有一种战争, 那就是基督和撒但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中, 只能向前进攻, 不能往后退缩。若是退缩一寸, 就会退缩两寸, 一尺, 三尺, 一里,五里, 十里…… 一直到完全失败为止。我在一九五五年八月间一个大的错误, 就是在一个真理上让了步(笔者按:他指的是反三自的立场)。

王先生继续说:我一向对人说, 是就说是,非就说非;白就说白,黑就说黑。二者之间没有中立的余地。 我当时还拿着一张白纸,问大家说这张纸是什么颜色 大家说是白的。我说既是白的,那就无论在什么样的危险情况下都应当承认它是白的,决不能把它说成是黑的。 可是一九五五年, 我就作了这样一件违反原则的事,因为惧怕的缘故, 就把黑说成了白(笔者按:承认自己不加入三自错了),结果把自己弄得焦头烂额, 丑态百出。若是按着我自己的情形, 我会一直失败下去但神为了他自己的荣耀和他大名的缘故不容我这样长久失败下去所以他使我在惨遭失败八年之后又得到了胜利。战争完了吗?没有只要我们还活在世界上就必然还有战争。所以我们必须时刻谨慎,不能有半点疏忽。(注 5

 我还记得看过王先生晚年的另一段录相,他仍然手持一张白纸,问到:这是什么颜色的?真叫人纳闷!为什么王先生总老生常谈呢?难道他没有更深奥的神学教导晚辈吗?

我相信:王先生之所以如此强调立场,正因为他曾经妥协:混淆了黑白,误入了《灰营》,软弱了八年。正如王先生自己说的,我是彼得,但不是犹大。王先生从自己惨痛的失败中,学到这刻骨铭心的教训:白的不要说成黑的,不论别人如何威逼诱惑,仍要站稳立场,至死忠心(注 6)。

 鉴往开来

若神的仆人,在《教会立场》上没站稳,就算他有再多的神学装备、博士头衔、牧师封号,都无补于事,正如今天一些提倡天主教与基督教联合的名望人(如:葛培理、J.I. PackerBill BrightJames Dobson 等人,注 27)或认同三自会与家庭教会合作的教会领袖(如:滕近辉、周联华、唐崇怀、戴绍曾、寇绍恩等人,注 11011),他们的信仰虽正统,立场却偏差了。换言之,正如彼得当年在安提阿一样(注 8),他们行的不正(不是讲的不对,乃是行的不正)与福音的真理不合(加 214),又如德高望重的巴拿巴一样,他们瞻徇情面,顺应大流,随伙装假(参:加213)。

然而,不同于彼得和巴拿巴,他们不是一时失足就立刻归正;乃是偏行己路更执迷不悟。他们忘了:今天教会仍得以行在《纯正信仰》的十架道路上,都是前人(保罗、亚他那修、约翰胡司、马丁路德、加尔文、司布真、王明道、吴维尊、等等)不惜性命、披荆崭棘、浴血奋战、坚守正道的成果;如今他们竟以似是而非的字句、模棱两可的话语、表里不一的行动与暗昧不明的态度,混淆了真道,包容了《黑营》,更误导了《白营》的众圣徒,走上了灰色的中间路线、双轨路线、第三势力、妥协之路。实有可责之处。”(211)

感谢主,他的灵感动了保罗,不瞻徇名望人的情面,本着爱心说诚实话,起来当面抵挡(加211)妥协的弟兄,才扭转了大局;也感谢主,赐彼得与巴拿巴谦卑受教的心,及时回转(参:彼后315-16),福音的真理(白营纯正的立场)才仍得以存在我们中间(参:加25-6)。

今日的乱世忠仆在哪里(注 9)?愿我们藉着经上的教训(林前1011-12;罗154)与先贤的榜样(来121-2137-8),得着激励与鉴戒,好在今天这个黑暗势力猖狂、妥协之风盛行的世代,为真道站立得稳,打美好的仗(腓127-30;提前118612;提后2447)。

————————————————-

 注 1:舍禾的稗子·淫妇·傀儡. —— 对三自的剖析一书中说:“……原来滕近辉牧师……表面上是肯定现今中国的家庭教会,实际是为三自辩护。这种想法正是如今流行的双线路线 所鼓吹的,一手要抓家庭教会,另一手也不放开三自其实,滕近辉牧师的心中有一个「愿望」,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他要用余生的时间,在中国的三自与家庭教会中间搭一座桥梁。 http://jesus.bbs.net/bbs/06/3778.html

 2一个妥协派的标本:葛培理(陈鸽)

 3Charles Templeton 谭普顿的生平:http://en.wikipedia.org/wiki/Charles_Templeton

 4:马丁路德这是我的立场http://blog.roodo.com/ypc/archives/2392073.html

 5:王明道的晚年:http://www.legoo.cn/public/文字书籍下载区/王明道《又四十年》.doc

 6参:我们纪念王明道的忠贞,就当持守他所走的道路。(陈鸽)http://larryltpan.blog.sohu.com/81986933.html

 7天主教与基督教联合公约Evangelicals & Catholics Togetherhttp://www.leaderu.com/ftissues/ft9405/articles/mission.html

世界信義會聯合會、路德宗與天主教簽署具歷史性的「因信稱義」聯合聲明http://www.gospelherald.com/template/view.htm?code=gen&id=912

James
Dobson & Romanism (By David W. Cloud)http://www.cephas-library.com/james_dobson_and_romanism.html

 8:这似乎是彼得生性的弱点、致命的要害:上回他曾因人的压力,三次不认主,如今他老毛病又犯,再次因人的情面,违反原则,言行不一(加 211-14)。这是堕落人性的通病。正如箴言所说的:惧怕人的,陷入网罗,惟有倚靠耶和华的,必得安稳。(箴 29:25

 9:教会史话《乱世忠仆:亚他那修》作者:吕沛渊http://www.oc.org/web/modules/smartsection/item.php?itemid=3404

 10:让滕近辉主持记念主的圣餐——2007“中国福音大会的一大败笔(作者:壹把火)https://guodu.ccim.org/viewthread.php?tid=6605&extra=page%3D1

 11:陈鸽回应《季刊》(200510月)在香港举办的家庭教会同工会的报告(论:戴绍曾)原信是英文,我译回中文,并加上自己的笔者按

亲爱的峙军与儆聆, 2005-11-30

我们读了你们的报告,得知你们其中两位主要讲员是滕近辉与戴绍曾。关于滕牧师,我再次附上2003年兹加哥大会前写给你们的信(参:陈鸽对季刊早年的劝戒:书信留底)。滕对三自的支持至今没有改变,也没有悔改(曾约安长老近期的《回音》通讯证实了这一点)。

至于戴绍曾,1997年我与他有一次交锋(按:戴牧师到加州
Simi Valley 
我父母当时所在的浸信会教会讲道,刚好我从中国回美探亲,很高兴第一次遇上他,就将我所传讲的有关三自立场的磁带借给戴牧师回家听,他听后很不以为然。)他对我说:「三自教会中也有忠心的牧师。哪儿有草吃,羊就往哪儿跑。所以,三自会中才有这么多的人。」

我回答:恕我不能苟同。(按:我还说,三自会中有妥协的牧者,也有不明真相的信徒,但绝没有忠心的牧者。)他说:年轻人,从你的高位上下来吧。你需要悔改!我回答:戴牧师,我尊重您,然而,需要悔改的不是我,而是您。戴牧师显然很不高兴(按:并说:见主面时就知道了!我回答:阿门!)我们的交通就此结束。

这两位(按:滕牧师与戴牧师)虽然都是我们主内的弟兄,但我知道他们走的却是双轨的路线,即:他们又支持家庭教会,又支持部分的三自会。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们要邀请他们主讲呢?这些妥协的海外牧者,怎能带领不妥协的中国家庭教会呢?既然你们高举十字架,为什么还要让妥协者主领聚会呢?这是与十架的信息不相附合的!

亲爱的峙军与儆聆,虽我们直言不讳,但相信我们是出于爱心,也是为了他的国度。如果你们有不同的意见,请解释并继续保持联络。在基督里,陈鸽与迦南

(按:儆聆立刻回电道歉,说他们没邀请滕近辉主讲,而是他主动要讲的,并只讲了二十分钟,下次就不会让他了。然而,2007 的中国福音大会表明了真相。) 原文信:参:http://larryltpan.blog.sohu.com/85330769.html

关于作者: 陈鸽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