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三自会

金牛教(3)陈鸽

金牛教(3)中国最大且最迷惑人的异端    

最大且最迷惑人的异端

这堂课我们要查考的主题是:目前我们国内,中国最大的、人数最多的、影响面最广的、后台最硬的,最大而且最迷惑人的、最叫人看不清楚的、最叫人不小心不谨慎会陷在它的网罗当中的异端,中国最大而且最迷惑人的异端,你说是什么?有人说是闪电派有人说是三自会。闪电派是不是异端?是邪教。也算异端也算邪教。但是标准答案呢,是金牛教,金牛教就是三自会。

这个结论——中国最大而且最迷惑人的异端是三自会(金牛教),这个结论也许有些人一时无法接受,有没有?三自会异端这个话过分了吧!太严重了,我不能接受。不要紧啊!如果你一时无法接纳呢,不要紧,我们继续地查考,我们以《圣经》为本,回到《圣经》继续来看看。

首先,来看最大,三自会是最大的,因为它人数最多、影响面广,是不是?也许在农村还好一点,在大城市里头,尤其是北京啊!上海啊!在一些京都里头,合肥啊!南京啊!这些大城市三自几乎是独家专利,在我们东北所认识的那个城市,在我们四周围200多个三自的聚会点,我们是唯一的家庭教会,被他们团团围住。他们是最大的、人数最多的,是不是?最大,对不对?对着呢。

好!那么三自会是最迷惑人的异端,哎吆!这个话很重啊!从何说起, 最迷惑人的异端。有一些异端并不十分迷惑人。譬如,你们刚刚说的闪电派,闪电派迷不迷惑人?我说并不十分迷惑人,除非你傻到一个地步,因为闪电派的教导是耶稣基督已经第二次再来了,而且还是个什么?是个女的,笑死人了!太荒唐了!这么离谱的教导,一眼就看穿了,它狐狸尾巴就在外头晃,并不迷惑人,除非有些人贪财啊!贪小便宜啊!他才会上当受骗。一般情况下,只要有一点点《圣经》根基的就不会受迷惑,对不对?所以闪电派并不十分迷惑人,因为它的错误太明显了,太荒唐了,狐狸尾巴就在外头晃,并不迷惑人。

三班仆人派

但是有一些异端比较迷惑人?譬如你听说过三班仆人派没有?没听过,有人听过,三班仆人派是河南的徐圣光所发起的,他们迷惑人是有步骤的,三班仆人有大仆人、中仆人还有小仆人。大仆人他们说是五千两的、中仆人说是二千两的、小仆人说是一千两的。三班仆人派他们迷惑人是有步骤的、有计划、是按部就班,一步一步地把你拉到那个异端的网罗和陷阱当中。三班仆人派第一步,他们差派小仆人出来,小仆人都是一些年轻的小姑娘小伙子,这些人弃家舍业、能说会道,《圣经》背的滚瓜烂熟的,弟兄姊妹一看,你看吆!小小年纪轻轻的,那么爱主,《圣经》背那么熟,一祷告通宵祷告啊,讲《圣经》讲得那么流利,还讲的是因信称义啊,弟兄姊妹就受感动了,我们接待接待,当然接待。

他们说我们是小仆人,我们只有一千两,我们啥都不是,在我们上面还有中仆人,恩赐更大,好,接待接待,一旦接待了中仆人,那个狐狸尾巴就稍微露出来一点点。中仆人一来就说摩西已经来,以利亚也来,而且来了还要收奉献,一来就收奉献,有点不对劲,狐狸尾巴就稍微暴露一点点,开始有一点点露马脚了。但是他讲得也挺好,能说会道的,我们接待接待。

一旦你们接待中仆人,中仆人说了,我们也不行,我们上面还有大仆人徐圣光,他可厉害了,你就接待接待。一旦你接待那个大仆人,那个狐狸尾巴才完全的露出来,那个大仆人在他来之前,先要造一个至圣所,什么叫至圣所?你知道在东北有炕,晚上睡觉有炕。他们在炕的下面挖一个洞,秘密通道,那叫至圣所。万一呢,公安局来抓人的时候,大仆人就溜跑了。大仆人一来就说,我就是道理真理生命,不借着我徐圣光没有人能够到父那里去,而且你们都要奉献,不奉献就不得救,不能奉献到别的教会,奉献给我,因为我是基督的代表,那个时候狐狸尾巴才完全的显露出来暴露出来,看到没有?三班仆人迷惑人是有计划、有步骤的,比较迷惑人,一步步地把人带到异端的陷阱当中。

金牛教的内幕

三自会(金牛教)是最大、而且最迷惑人的异端,因为三自会里面不是三个班次,三自会里头有四个不同的层次,让我们来看看,三自会(金牛教)的内幕如何。

三自会的内幕有四个不同的阶层:一二三四。

无神派的掌权者

首先三自会的最高阶层,三自会的最高阶层是谁啊?三自会的最高领导、最高阶层就是耶罗波安王。

耶王,就信仰来说,他信不信上帝?他是无神论的,他是无神论的掌权者,他相信达尔文的进化论,人是猴子变的,劳动创造人,他是无神论的,他是掌权的。在他下面有国务院、统战部、宗教局,这些都是无神论的、不相信上帝的。他们制定宗教政策,三定啊,宗教法规,他们是掌握实权的,耶罗波安王无神论的掌权者是三自会的最高阶层,一共有四个阶层。

现代派的投机者

我们再继续看看三自会的内幕,第二个阶层是下面的神学院。目前在我们国内有十七所神学院校,在武汉,有武汉神学院,还有在成都、还有在杭州、还有在南京、还有在上海,一共有十七所神学院校,三自所办的神学院,其中最高学府是南京的金陵神学院,是这十七所神学院校当中的最高的学府。金陵神学院的院长是丁光训,他也是三自两会的荣誉主席,曾经是正主席,现在他成了荣誉主席,现在是罗冠宗代替他,金陵神学院的副院长叫陈泽民,还有三自会的发起人叫做吴耀宗。我们昨天都提到了,这些人就信仰来说是不是无神论?不是。他们嘴巴说信神,但是心里头不信,这样的人叫做什么呢?叫做现代派,或者称之为新派,或者称之为社会福音派,他们是投机者,他们没有真正的信仰,但是他们混到教会里头、三自会里头作院长啊、作主席啊、作主任啊、作教授,混到里头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他们是投机分子,是现代派的投机者。

吴耀宗

好!吴耀宗,记得我们昨天讲到吴耀宗,他信不信?他根本就不信,他是一个赤裸裸的现代派的假先知、假传道人,而丁光训——吴耀宗的接班人,三自会第二任主席丁光训,比他的前身吴耀宗更聪明,与其说更聪明,不如说丁光训更狡猾。为什么?吴耀宗是一个赤裸裸的现代派,他不信就说我不信,他说我不信童女生子、我不信道成肉身、我不信基督复活,我也不信基督再来。他不信就说他不信。

丁光训

但是丁光训先生,嘴巴说我信耶稣、我信复活、我信童女生子、我信神迹奇事,嘴巴说信啊信啊,但是他心里头压根是一个现代派的无神论者。他根本就不信,但是他嘴巴说信。他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这不是我无中生有,毁谤丁光训先生,这是有事实根据的,在最近四五年,丁光训先生他已经80所岁了,他出版了一本书叫《丁光训文集》就是他把他一辈子,所有写过的文章都收集起来,在一本书里头,叫《丁光训文集》。其中有一篇文章叫做“是主”,这篇文章是他在1982年复活节的时候复活节的讲章,我读给大家听:

丁光训先生在复活节讲道的时候说:复活的事实人们不太清楚,但是有10亿人认为复活所代表的真理很深远,这个违反常识的信仰,两千年来,没有磨灭,尽管谁也讲不清楚,但是要把它(复活)一笔勾销的话,那是不能允许的。

听明白了没有?一方面复活是事实,复活是真理;另一方面他又怎么说,人们不太清楚。他又说什么,这个违反常识的信仰谁也讲不清楚。说如果复活是真理是事实,那清楚不清楚?违反不违反常识?不违反。一方面复活是事实;一方面谁也讲不清楚,我丁光训、丁主教、丁牧师都讲不清楚,这违反常识,这不是一口两舌、自相矛盾、模棱两可吗?你说他诡诈不诡诈?这只老狐狸,他又说了,但是有10亿人相信,所以要把它一笔勾销的话,那是不能允许的。什么意思?这么多人啊!世界上几乎有五分之一的人口都相信耶稣复活了,那么信则有不信则无,既然这么多人都相信了我们就信吧!他又进一步他举了个例子,你知道他说,基督教外也有接近复活的思想,诗人臧克家在一首《有的人》的诗中说到 “有的人活着, 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 他还活着。” 他又举个例子,闻一多晓得吧?闻一多死了以后,诗人郭沫若先生为闻一多写了一段话:“中国也快要天亮了,普天四海将要看到无数的、金的、石头的、石膏的、木头的闻一多,闻一多啊!你是一粒健康的种子,随着中国的天亮,永永远远将有无数的活着的闻一多。”闻一多复活了!活在哪里?石膏里、木头里、金子里、银子里,石膏像里,就像雷锋一样,雷锋永远活着,活在哪里?人们的心目中。这叫做精神复活。这精神复活跟主耶稣死了以后第三天埋葬了,又从肉身复活一样不一样?不一样,完全是两码事。

《圣经》说,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罗马书 10:9 )丁光训先生嘴巴承认不承认耶稣是主?承认啊!丁主教啊!丁牧师啊!三自两会主席啊!中国基督教最高领导,嘴巴说是主是主,但他心里头相信不相信耶稣肉身复活了?不信。那么你说丁光训先生得救没有?没有。他是个假主教、假牧师,假烟假药假酒假钱,还有个假牧师丁光训,冒牌货,假的。

最近丁光训又发表文章,他说呢,淡化因信称义和淡化信和不信之间的对立,这是他神学思想的一个主要的关键。听明白没有?淡化因信称义,他说,你这个太过分,信的就得救不信就不得就,那难道雷锋不得救,雷锋作那么多好事都不得救?老子孔子孟子都不得救,不信耶稣就不得救,这些大好人都不得救,不要说因信称义了,我们要淡化,要变成因爱称义。谁有爱心谁就得救,谁做好事谁就得救,谁有爱心谁就得救,淡化因信称义。还有要除掉信和不信之间的对立,都一家人,管你信的和不信的可以同负一厄、光明和黑暗可以相交、基督和彼列都是一家人,这就是丁光训,这样的人叫做什么?现代派。

陈泽民                                                                  

我们再看陈泽民,陈泽民是南京金陵神学院的副院长。他曾经在南京大学教过书,那时候我有一好朋友在南京大学读书。他说的,他听到陈泽民讲道教课。陈泽民说耶稣基督是真善美的化身,听明白没有?耶稣基督是真善美的化身,换句话说,没有这个真人真事。这是陈泽民,南京金陵神学院的副院长,他们都是现代派的投机者,还有现在三自两会的主席罗冠宗、吴耀宗、丁光训、陈泽民,这些人在神学院里头占高位的人都是没有信仰的,当然神学院里头也许有一些跟我们一样是真正信耶稣的,真正重生得救的,但这样的人在神学院里头是没有势力的、是作尾巴的,而现代派的假先知在神学院却是当头的、当院长的、当主席的、当老大的。好,这是第二个阶层。

福音派的妥协者

我们再看第三个阶层,下面的三自礼拜堂,三自会。三自会里面的传道人,当然宗教局、无神派的掌权者,统战部啊、宗教局啊,他们按立了一些有名无实的假信徒作牧师作传道人,有没有?拿钱买的,有一些是假的根本不信!没有信仰,现代派的,他们同时也按立了一些卖主卖友的犹大,有没有?但是同时请问宗教局有没有按立了一些真正信耶稣的人作牧师作传道人,有没有?也有。你们这附近有没有?他们是不是也跟我们有一样的信仰?好,这样的人叫做什么派?福音派。也是相信耶稣基督的福音,也是因信称义,也是相信《圣经》,也是重生得救的,跟我们一样相信童女生子,相信神迹奇事,相信基督再来等等,这些是福音派的妥协者。

他们明明知道三自是牛头马面,但是或者因着惧怕,或者因着自己的生活问题,就委曲求全、卖国求荣就点头,好!我加入吧!登个记、挂个牌。吓死人喽!不加入三自要抓的要罚钱的要坐牢的;还有一些老传道人,他们在解放的时候在文化大革命曾经为主受过苦啊,曾经被抓过吓坏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吓坏了!他们就因着惧怕参加三自。或者因着个人的生活问题,怎么办呢?传道也不能够不吃不穿作神仙啊,进了三自给你发工资,有没有?封你作长老、作牧师,每个月给你钱,还给你分房子呢,生活问题就给你解决了,没有后顾之忧了。他们就妥协了,因着惧怕,或者因着他们自己生活这些问题。

虽然他们是我们的弟兄,虽然是重生得救的,传的是福音,但是他们妥协了信仰,委曲求全了,参加了三自。我称这些人,这些三自会、三自堂点里的福音派的妥协者,我称他们为“教会里的汪精卫”,你知道汪精卫是谁?汉奸。好,那是解放前,日本占领了中国,占领了一部分的土地,于是日本就在中国设立了一个伪政府,就请谁作头头?汪精卫成了傀儡了。他成了日本人的傀儡,代替日本人治理下面的中国老百姓。好,汪精卫想要曲线救国。他本人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中国人。他也爱自己国家,但是现在没办法,日本太厉害了,被日本帝国主义打败了,于是就暂时卖国求荣,点点头哈哈腰、溜须拍马,好,我承认你。当个傀儡,但是呢,他要找机会,有机会是要推翻上面的日本鬼子,我要打倒你,我要把你推翻了,然后我自己来治理中国人民,他要曲线救国。 

请问,汪精卫他上面的日本人信不信任他?不信任,这个中国人不可靠,我暂时利用你一下。那么再请问下面的老百姓爱不爱他?不爱,下面老百姓怎么说他,骂他是卖国贼、汉奸、走狗、卖国求荣。他两头不是人,两头不讨好,他曲线救国成功没有?没有。同样的,弟兄姊妹,这些三自会里福音派的妥协者也是教会里的“汪精卫”。

他们说,现在改革开放了,教会开放了,宗教自由、信仰自由,与其让这些现代派,让丁光训啊、陈泽民啊这些没有信仰的投机分子站讲台,不如让我们来,我们站站讲台、我们传传福音。他们因着惧怕,或者因着生活,他们就妥协了信仰,请问他们上面的宗教局这些无神论的掌权者,信不信任三自堂点里的福音派的传道人?信不信任?我再说一次,听清楚没有?他们上面宗教局这些无神论的人,信不信任三自会里的相信耶稣的福音派的传道人?信不信任?不信任他们。那么再请问下面的弟兄姊妹,下面的信徒,尤其是家庭教会的怎么说他们?说他们是卖主卖友的犹大,他们也是两头不是人,两头不讨好,他们是教会里的“汪精卫”,他们想要曲线救教会,成功没有?没有成功。曲线救教会不成功。

糊涂派的无知者

我们再看第四个阶层——信徒,广大信徒就信仰来说,是什么派的?稀里糊涂的,当然里面也有一些真信的,但是稀里糊涂的多,糊涂派。糊涂派的无知者。

哇!他们一看:“现在礼拜堂开放了,受国家法律保护的,到礼拜堂去做做礼拜啊!”还有“我的身体不好,治治病啊!吃饼得饱,听人家讲得挺好的,讲得好就去吧!有奶就是娘、有钱就是大爷,去吧!感谢主!” ,就去凑热闹都跑去了,广大信徒是糊涂派的无知者。有没有这样的人啊?有。

请问弟兄姊妹,这是不是三自会的内幕,有没有这四个阶层?

首先,有没有最高阶层管理他们的制定政策的宗教局的这些无神派的掌权者?有。

好,第二个阶层有没有神学院现代的派投机者?有。

第三个阶层有没有三自会堂点里的福音派的妥协者?有没有?有。

第四个阶层有没有下面广大信徒这些糊涂派的无知者?有没有?有。

好,是不是这四个阶层,我们再继续看,三自的最高阶层,无神派的掌权者,当然我们要为他们祷告。他们不是我们的仇敌,提摩太前书第二章要为他们祷告,为他们祝福,不可咒诅。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该如此,使我们可以敬虔、端正、平安无事地度日。(提摩太前书 22),我几乎天天的为这些执政掌权的祷告,叫我们能够敬虔平安的度日,一旦你为他们祷告,神就会祝福我们,使他们有智慧治理我们这个国家,好叫我们这些信主的可以平平安安的来敬拜神,要为他们祷告,他们不是我们的仇敌,阿们。

但是呢,因为他们也受了撒旦的迷惑,他们对我们的信仰、对基督教友善不友善?他们有些误会,他们认为,宗教都是人民的鸦片。是不是?他们要消灭信仰,要破除迷信,他们的终极目的是要淡化信仰。我再说一次,他们的终极目的是要淡化信仰,消灭宗教、淡化信仰,为他们的政权来服务。我们已经读了第十九号文件:我国宗教政策的基本目的是干什么?联合各个宗教人士,组成宗教政治联盟,然后对信徒施以爱国主义教育,然后在党的领导下,建立社会主义大国。他们的目的是消灭宗教、淡化信仰,为他们的政权来服务。

软硬兼施

而且他们软硬兼施,用尽各种各样的方法来达到他们的目的来消灭信仰。好,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解放之后,他们用的是硬的方法还是软的方法?硬的。硬的方法是什么?逼迫!关!管!杀!劳改!抓起来!教育!请问硬的方法能不能够达到他们的目的?不能,教会就像皮球一样,你越拍,蹦得越高。在解放前,他们估计有 600万信徒,一旦文化大革命过后,所有的基督徒都消灭了,信仰已经没了,中国没有基督徒了,关!管!杀!用硬的方法消灭宗教。没想到,四人帮一倒台,改革开放,一看,哇!6000万,增加了10倍,教会如同雨后春笋,到处萌芽、到处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哎呀!从哪来的?所以硬的方法有没有用啊?硬的方法无法消灭宗教。

结果他们就换了个办法,改革开发以后,80年代,他们用软的方法,软的方法是什么?现在信仰自由,我给你们盖礼拜堂,三自会重新开放,只要你登个记挂个牌,就可以接受国家法律保护,可以自由敬拜,来吧!但是无论他们用的是硬的或是软的方法,他们的终极目的有没有改变?没有!他们最后的目的仍然一样都是为了要消灭宗教,淡化信仰,为他们的政权服务。

淡化信仰的三个步骤

让我们来看看今天这个时代,80年代之后一直到今天,今天这个时代无神论的掌权者用什么软的方法来达到他们的目的,来消灭信仰、淡化信仰,为他们的政权服务的。

有三个步骤ABC

第一个步骤A就是耶罗波安王,无神派的掌权者。第一个阶层利用第二个阶层,第二个阶层谁啊?神学院里头现代派的投机者,丁光训啊!陈泽民啊!吴耀宗啊!罗冠宗啊!这些没有信仰的,这些披着羊皮的狼,这些假先知啊,投机分子,利用他们来培养三自会的接班人。

让我读给大家听,金陵协和神学院的办学方针,好,弟兄姊妹,神学院应该培养什么样的人才?真正的爱神的,忠于神的话语,谁的仆人?神的仆人。神学院应该培养神的仆人,阿们!但是三自所办的神学院培养的却不是神的仆人。我们读一读金陵协和神学院的办学方针,这是记载在他们的招生简章里的:我院(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所要培养的是在政治上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热爱社会主义祖国,坚持中国教会的三自方向,按着三自的方向、目标,办好中国教会的人才。听明白了没有?他们培养的是不是神的仆人?不是。他们培养的是国家的仆人,是宗教干部,是不是?这些人才忠于他们的政策,而不是忠于《圣经》,他们是忠于他们耶罗波安王的宗教干部。

好,丁光训先生(金陵协和神学院的院长)他说得更露骨更明显,他说:

金陵协和神学院是一所三自爱国运动所办的神学院,是高举爱国主义的,目的是要培养爱国的、拥护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祖国,走三自道路的教会工作人员。听到了没有?是培养神的仆人?不是神的仆人。乃是教会工作人员!好,这是第一步,利用神学院培养三自会的接班人。

第二个步骤B今天80年代,改革开放之后他们用什么软的办法来淡化信仰,为他们的政权服务的。第一个阶层,无神派的掌权者耶罗波安王,宗教局的干部等等,利用第三个阶层,第三个阶层是谁是啊?三自会,三自会下面的堂点,登记注册的三自礼拜堂,三自堂点里的什么样的人呢?福音派的妥协者,他们传的是福音,信的是《圣经》,也是因信称义。利用这些福音派的妥协分子来干什么呢?作广告,来招揽谁呢?招揽第四个阶层,下面的“广大糊涂”啊!广大信徒,下面的糊涂派的无知者,招揽他们进到哪里去呢?进到三自会的保护伞之下。

我再说一次,第二个步骤他们用什么软的办法呢来消灭信仰?第二个步骤就是无神派的掌权者利用三自会里的福音派的妥协分子这些牧师啊,长老啊,传道人啊,讲的也是《圣经》,利用他们作广告,利用他们作招牌,来招揽下面的广大信徒进到三自会的保护伞之下。

请问弟兄姊妹下面的广大信徒,有没有机会接触到第一个最高阶层,无神派的掌权者,有没有机会接触到什么宗教局啊、统战部啊!这些干部啊,有没有机会啊?没有。一般情况接触不到。

再请问:下面的广大信徒一般情况下,有没有机会接触到第二个阶层?就是神学院,现代派的披着羊皮的狼,像丁光训、陈泽民这些投机分子,神学院长啊!神学院的这些教授啊!有没有机会接触到?接触不到。他们一般情况接触的是谁啊?三自堂点里的福音派的传道人,这些传道人讲的是不是福音啊?一般情况有没有传异端邪说?没有,讲得挺好的,还有一些老传道人、老牧师,甚至有一些在文化大革命为主坐过牢、受过苦的,还受过神学训练,甚至一些海外的都来了,海外的福音派,海外华人牧师美国的葛培理啊!寇世远啊!都来了。讲的好不好啊?讲得挺好,弟兄姊妹一看,哇!人家讲的也是《圣经》嘛,人家也挺爱主的嘛,还是海外的哩!还为主坐过牢的哩!他们不是也讲《圣经》,也是传福音,也是因信称义,都是一家人,都一窝蜂地往哪跑了?跑到三自会里面去了,都去三自了,所以三自会里头人多不多?人山人海、热热闹闹,人家讲的挺好,人家也挺爱主,挂个牌嘛!自由敬拜多好啊!受保护嘛!都一窝蜂地跑到三自里去了。

第三个步骤C好!今天这个时代,改革开放之后,他们用什么软的办法来淡化信仰,为政权服务的?

“请问三自会堂点里的传道人年纪大不大?”“年纪不小了,都七老八十了。”

“要不要老的?”,“一天一天地衰老。”

“老了以后去哪?”,“下地狱!”

不一定下地狱,如果真正信耶稣,我相信他还是上天堂的。但是羞羞愧愧,但是他们走了以后怎么办?我们不管他下地狱、上天堂,反正要走了,要回天家或者下地狱我们不晓得,他们走了以后怎么办?换新人,对不对?

“谁就来接替他们?”,“年轻人。”

“什么样的年轻人?”,“神学院的。”

“谁的学生?”,“现代派的。”,丁光训、陈泽民等投机分子培训出来的接班人、宗教干部就要来换班了,这是第三个步骤,换班。

你看看《天风》杂志里头,《天风》就是三自所出的刊物,后面每一期里头,都是哪个老牧师回天家了,是不是?这个老牧师走了,这个老传道人被主接走了,一旦他们被接走了死了,那丁光训的学生、神学院所培养出来的现代派的投机分子,这些年轻人、这些接班人、这些宗教干部就要进到三自会里头代替老牧师了,作他们的接班人。在三自会里面如狼牧羊,下面的广大信徒,“广大糊涂”,哎吆!老牧师去世了被主接去了,以前老牧师讲道讲得好不好?挺不错。现在年轻人讲道讲得好不好?都好,接班人嘛!都是他们培训出来的嘛!都是一脉相承,老牧师讲得好,年轻牧师讲得也好。

岂不知他们从前吃的是“青草”,如今吃的却“毒草”,从前他们听的是《圣经》的道理,是福音派的正道;如今他们听的是现代派的胡说八道,但是他们在下面分辨不清,“好!年轻人有文化、年轻人受过培训,懂得很多,哎呀,他们都讲得好,从前好,现在也好,都好!”。又吃“青草”又吃“毒草”,吃得他们稀里糊涂,不知不觉的中毒了还不晓得,慢性中毒,慢性自杀,弟兄姊妹看到了没?识破撒旦的诡计没有?还没看到?看到了没有?还没有?

识破撒旦的诡计

我再说一次,你看破识破撒旦的诡计没有?看到了没有?

不要近视眼,我是近视眼,近视眼拿掉眼镜,看到眼前远的都是一片模糊,看不清楚、鼻子眉毛一把抓,我要戴眼镜才看得清楚。我说的不是这双肉眼,乃是心眼,不要心眼近视啊!不要只看眼前,三自会现在兴旺不兴旺?兴旺。人多不多?多。神迹奇事、人山人海,热热闹闹,还有海外支持,韩国也来、美国也来,台湾香港都来啊!他们讲道讲得挺好的,传的也是福音,挺好的,你不要近视眼,不要只看眼前的兴旺,要看得远一点!阿们。

要识破撒旦的诡计,牠是在放长线、钓大鱼,给你自由,你传吧!给你自由!让福音派的来,让海外牧师来!让你印《圣经》,让你登记注册,来!利用你干什么?作广告,利用你作招牌,来吸引、来招揽下面的“广大糊涂”。

“讲得挺好的,来喽!来喽!”人山人海、热热闹闹,到时候换班。到时候把他们现代派训练出来的宗教干部,换到三自会站讲台,就从内部、从里面,腐化淡化,消灭你的信仰,叫你不知不觉的失去“基督”、放弃信仰。弟兄姊妹,看到了没有?硬的行不通,逼迫逼不倒、患难也压不倒,硬的来不了,他们就来软的,从内部来腐化信仰,识破了没有?阿们!

所以我说三自会(金牛教)是最大、而且最迷惑人的异端,看到他们迷惑人的方法没有?是有计划的、放长线、钓大鱼,按部就班、一步一步地、慢慢地、长年累月地叫你中计、上当,进到他们现代派异端的网罗当中。

要不要上当?不要!要识破撒旦的诡计! 

参:陈鸽视频“金牛教(三)”

关于作者: 陈鸽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