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三自会

教会立场4:黑白灰?(四) (陈鸽)2008

灰营的立场

J. GRESHAM MACHEN(Westminster韦斯敏斯神学院的创始人)讲道时曾说,“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像今天这时代一样,基督教信仰深深地被异教思想影响……今天,我们可以有三个立场选择:第一个立场,你可以站在基督这一边,当然这是最好的;第二个立场,你可以站在敌挡基督的那一边;第三个立场,你可以保持中立,但这是最坏不过的立场……。你一边说接纳基督教的信仰和圣经全部真理,但另一方面你又接纳抵挡基督立场的人,你在不知不觉之中,成了两者的桥梁……”(注7)。这就是今天灰营、双轨、三势、妥双的道路。一旦他们乱了阵脚,敌我就分不清了。

混淆的“竭力”

圣经中有两个我们常混淆不清的“竭力”:一是“「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 (弗 4:3);二是“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地争辩”(犹 3)。

前者是对待圣徒的「内部矛盾」(对待妥协的弟兄),我们要存心温柔,竭力保守,尽力挽回(加 6:1);后者是对待黑营的「敌我矛盾」(对待假弟兄),我们要立场坚决,竭力争辩,寸步不让(加 2:4-5)。一个要用劲儿往里拉,另一个使劲儿向往推。

但往往我们矛头对错、方向搞反了!对内(对自己主内的弟兄),我们唇枪舌剑、竭力争辩、砖头伺候。相反的,对外(对黑营的异端邪说),我们却竭力保守合一、把敌人当作上宾。用棍棒打羊,却用轿子抬狼。使错劲儿了!这就是《灰营》的大混乱:他们该反的不反,不该反的瞎反。对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们小题大作、大大辩论、不肯让步!相反,对于关乎福音真理的大是大非,他们却一味的容让、忍耐、接纳、将就、任凭。他们揪自己弟兄的羊尾巴不放,却容忍披着羊皮的狼在羊圈里乱奔乱跳。他们敌友不分:化敌为友、化友为敌;忙于内战,却忽略了真正福音的仇敌!所以,教会就混乱了!

有人说,陈鸽就错在这里,他对待滕牧师和《生命季刊》,如同对待《黑营》,对待异端一样,把他们当作仇敌,划清界线、穷追猛打。

答:不!我不过是在遵行圣经的教训:“弟兄们,我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吩咐你们:凡有弟兄不按规矩而行,不遵守从我们所受的教训,就当远离他”(帖后 3:6);若有人不听从我们这信上的话,要记下他,不和他交往,叫他自觉羞愧,但不要以他为仇人,要劝他如弟兄”(帖后 3:14-15)。这正是我一向所行的:我再三地劝戒《季刊》如弟兄,但《季刊》非但不远离妥协的滕牧师(注 1),反倒继续纵容他、重用他、抬举他,如此就在滕妥协的罪上有份了(注 2)。

我早就说过,虽然《季刊》的善行是有目共睹的(注 3),然而这妥协立场、误导众人的罪,也是不容忽视的(启 2:18-29)。“一点面酵能使全团发起来”(加 5:9)。这一回(2007 福音大会)又容让滕牧师主领圣餐了。唉!难道《季刊》在灰色的路上已经定性了吗?岂不知腓尼哈以神的“忌邪为心”大义除罪时,神反倒将“平安的约”赐给他了。(民 25:11-13)这是真理的反合性(Paradox)。

这是我两年前写给《季刊》的公开信:

「弟兄啊,你既然举起了“回归十字架”那神圣的旗帜,大家自然对你寄予极高的期盼:愿你名符其实、言行一致、脚踏实地的走十架道路,成为众人的好榜样。在此关键时刻(即:在选择勇于悔改和推托躲避之间),你若决定逃避(不论有多么美好的借口),那无疑你向“第三路线”又迈进了一步,回头就更加困难了。遗憾!弟兄啊,不仅我们在这论坛上分离了,恐怕在以后服侍的道路上,也要分道扬镳、越走越远了,因为你虽高举着十字架的大旗,却没走上各各他的血路;你虽有千百名望人的赞助与认同,但那仍是一个有名无实、空喊口号的“十字架”(无异于挂在脖子上的装饰品)。其实,那是条妥协之路,切盼弟兄三思、早日回转,因你走错一步,会误导多少人;反之,你若归正,可祝福多少人!你若一定要走,我只好忍痛分手,我不能盲从……。」

我与《季刊》分别为圣,是不得以的,我并没有化友为敌,倒是网上一些支持《季刊》的弟兄们,把我当作大敌了。

有人说,这是“窝里斗”,自相残杀,没时间跟你“内耗”。

答:不!“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林后10:4)。我们没有财团支撑、没有名人赞助、也没后台老板;既不控制网络,也不掌握媒体,也没打过一个远洋电话来拉拢老仆人,更没有论坛的删封大权来左右公众舆论;我们唯一的“靠山”就是主和他的道(诗 18:1-2,30)。我们已“脱去暗昧的行为,带上光明的兵器”(罗13:12),以“真实的道理……仁义的兵器在左在右,荣耀、羞辱、恶名、美名;似乎是诱惑人的,却是诚实的”(林后 6:7-8);“乃将那些暗昧可耻的事弃绝了,不行诡诈,不谬讲神的道理,只将真理表明出来,好在神面前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林后 4:2)

弟兄姊妹们,我们本着圣经,用“爱心说诚实话”(弗 4:15),劝戒主内弟兄(帖后 3:14-15,注 1),岂是“内耗”呢(来 3:13)?倒是那些为滕牧师与《季刊》辩白,不惜用“属血气的”兵器,“用恶言妄论我们”的(约三 10),才是骨肉相煎呢!

有人说:陈鸽的指控证据不足,滕近辉与《季刊》不承认有错,滕师母张佳音也不承认有错。

答:滕师母张佳音曾在与三自《黑营》互通的“牧职神学院”作院长(注 4)又在支持三自的宣道会“建道神学院”里任教,她本身就涉足在《灰营》里,怎能替自己的丈夫抹白呢?若有人还以为证据不足(注 2),那是你的选择,你的立场:你容让双轨,接受三势,支持《灰营》;我只能劝戒,不能勉强。我为你祷告,盼你快回头!

至于我,已说了当说的话,绝不能把灰的说成白的。然而,你我仍是主内弟兄,尽管你们当中有人不惜抹黑我,来漂白自己,“这有何妨呢”(腓 1:18)?主是鉴察隐私的(撒下 11:14-17;诗 139;诗 119:23)。我盼望的是那“金色的黎明”,惟愿那日快显,是非黑白,就昭然若揭了。(林前 3:12-15;林后 5:10)(注 6)

有人说,难道只有陈鸽最“圣洁”?海外这么多牧师都错了吗?

答:是非不是根据人头决定的。当十个探子打退堂鼓时;只有迦勒和约书亚吹冲锋号(民 13-14)。当以色列众民都走迷离开主时,只剩撒都的家族仍尽忠职守(结44:15;48:11)。当众民在非利士人面前逃跑时,唯大卫的勇士还站稳阵地(代上11:12-13)。当众人都随伙装假时,只有保罗一个挺身而出(加2:11-14)。当众人都为了“合一”息事宁人时,只有司布真毅然分别为圣。当众牧师都加入三自时,只有王明道“集团”的一小群誓死忠贞。弟兄姊妹,真道不见得掌握在群众手里,我们要回归圣经,以道为本(徒17:11;赛8:20;耶8:9)。

古教父「亚他挪修」,因为坚持他的信仰不肯妥协的缘故而被充军了廿年,后来罗马皇帝提多把他召回来,劝他应该接纳亚流主义,对他说:“亚他挪修,你知道吗?全世界都在反对你”,亚他挪修回答:“那么我就反对全世界”。(注7)
尽管今天大多数的教会都站在《灰营》的立场,网络论坛基本都是《灰营》的天下,国内的《第三势力》蓬勃兴起,海外的《双轨路线》到处吃香,各处的妥协之风都大行其道;但是,灰的就是灰的,妥协就是妥协,犯罪就是犯罪。我们不可同流合污、不可沾染不洁、不可混淆黑白,正如王明道说的:“我们是为了信仰!”

《灰营》打《白营》的旗,是欺世盗名。

《三势》挂《家庭》的牌,是名不副实。

《双轨》领《十架》的兵,是误人子弟。

《妥协》喊《纯粹》的口号,是言行不一,

“行得不正,与福音的真理不合”(加2:14)。

你若不肯承认,反倒听信一些《季刊》的拥护者对我的人身攻击,也群起“随伙毁谤邻里”的话(诗 15:1-5),那就更是颠倒黑白、灰上加灰了。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我正在竭力“拉”你,你却以为我在大力“推”你;我用爱心劝戒你,你却以为我狠心攻击你;我为了神的荣耀在说话,你却以为我为图谋虚名而发言。我以你为“友”,你却把我当“敌”。你把我的真诚当作虚假,正直当作恶意。你颠倒了是非,混淆了黑白,因你站错了立场啊!

经上的先例

 2:11-14)11后来矶(彼得)法到了安提阿,因他有可责之处,我就当面抵挡他。12从雅各那里来的人未到以先,他和外邦人一同吃饭;及至他们来到,他因怕奉割礼的人,就退去与外邦人隔开了。13其余的犹太人也都随着他装假,甚至连巴拿巴也随伙装假。14但我一看见他们行得不正,与福音的真理不合,就在众人面前对矶法说:“你既是犹太人,若随外邦人行事,不随犹太人行事,怎么还勉强外邦人随犹太人呢?”

从彼得和保罗(两位主仆)的内部“冲突”中,我们归纳五个功课:共勉之。

1:人不完全,谁能无过

连“大仆人”彼得和巴拿巴都可能妥协犯错(罗3:22b-23),何况是我们呢?所以,不要将主的仆人神化了,正如保罗说的:“……效法我们不可过于圣经所记。”(林前4:6)

2:人言可畏,谁能担当

连彼得也禁不起“从雅各那里来的”名望人的压力(peer pressure),甚至巴拿巴也“随伙装假”随从大流了,何况是我们呢?岂不更当加倍谨慎,不要盲目地跟从名望人作糊涂事?(加2:12-13)

3:人不完全,神仍使用

不要因着名望人的软弱,就将他们全盘否定了(太23:3)。虽彼得偶尔有过失,但圣灵启示他所写的圣经,我们不能不听(彼后1:20-21)。英文有句谚语:“别把婴儿和洗澡水一块儿倒掉了!”不要因嗌废食,矫枉过正了。

4:忠于圣经,不看情面

我们当效法保罗,本着真道行事,不瞻徇人情,敢于面对妥协者(加2:11,14;徒4:19-20;5:29)。惟独圣经,是我们信仰的最高权威,超越任何的名望人。(加 1:10;2:6)

5:勇于认错,才是属灵

我们当效法彼得,虽德高望重,仍接受晚辈的劝戒,谦卑悔改(彼后3:15-16)。这才是回归圣经、信仰纯正的“十架道路”。

今日的僵局

感谢主,彼得及时悔改了,教会也不至于分裂为妥协的“彼得派”和纯正的“保罗派”。然而,可叹!(腓1:15-18)记载了一些不服使徒教训,又不肯认罪悔改的弟兄们。虽然他们也“传基督”,但是却“反保罗”。不可思议!传基督的弟兄,怎么会抵挡基督的仆人呢?这岂不自相矛盾吗?然而,当时确有其人,今天也是一样,就如国内的“第三势力”与海外的“双轨路线”,他们口头上虽说不介入“家庭与三自”之争,只致力于福传与造就;但实际上他们一边反感三自的《黑营》,一边也指责家庭的《白营》:“封闭、自义、落伍、无知、苦毒、极端、狭窄、曲解圣经、分裂教会、伪基要主义、被撒旦利用”,还有更多不堪入耳的评断(注 5);其实,是他们自己的立场不坚、旗帜不明、黑白不分,走上了中间的“灰色路线”、妥协之路,他们自然也就敌友难分了。

宽广的胸怀

然而,使徒保罗的态度却是宽宏大量的:首先保罗承认他们是“在主里的弟兄”(腓1:14),不是异端邪说。尽管他们传基督是出于“嫉妒、纷争、结党、假意、并不诚实”(参:腓1:15-17),而且蓄意在保罗的伤口上抹盐,要加增他“捆锁的苦楚”,但保罗仍然欢喜快乐。他说:“这有何妨呢?或是假意,或是真心,无论怎样,基督究竟被传开了!为此,我就欢喜,并且还要欢喜”。(腓1:18)

因为保罗高举基督、尊主为大,所以他可以超越牢狱的苦楚,超越个人的荣辱,超越弟兄的加害,继续地欢喜快乐,因他所关注的不是自己的得失,乃是福音的广传、主名的荣耀。只要基督传开,我们就当欢喜。

我想起一首老歌:“古圣信仰,仍然活着,不顾冤狱、烈火、利剑;我们的心充滿喜乐,每逢听见如此荣言……古圣信仰,虽然斗争,仍当兼爱仇敌友人;传此信仰,以爱以诚,言语慈仁,行为光明。古圣信仰!神圣信仰!忠心不二,至死坚刚。”求主也赐我们这样的心志!这才是真正的“十字架的归路”。

爱憎分明

我爱《白营》的忠良(注 9),也爱《灰营》的弟兄,虽然他们误入歧途,走在三势、双轨,甚至三自的错道上,但他们仍是宝血所赎、圣灵所生的主内弟兄。经上记着说:“不可心里恨你的弟兄;总要指摘你的邻舍,免得因他担罪。不可报仇,也不可埋怨你本国的子民,却要爱人如己……”( 19:17-18)。因着主的爱,所以我要诚恳地劝戒:“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林后 6:17-18)。

然而,我恨《黑营》的假师傅、假先知、假牧师、假主教的行为,因为经上记着说:“你们爱耶和华的都当恨恶罪恶……”( 97:10)。主耶稣又夸赞以弗所教会的使者说:“然而,你还有一件可取的事,就是你恨恶尼哥拉一党人(黑营)的行为,这也是我所恨恶的”(启 2:6)。所以,我们当以神“忌邪的心为心”(民 25:11),爱憎分明:爱神所爱,恶神所恶。

圣经用最严厉的言词斥责假师傅的“行为”彼后 2:1-3)。神恨恶他们所行的,胜于强奸与杀人,因为假师傅“引进陷害人的异端”(英文 NIV 译作 “destructive heresies”即叫人沉沦灭亡的教训)。他们所玷污、所杀害的,不仅是人暂时的肉体,更是人永远的灵魂(约 10:10)。所以,神对这些假冒伪善之人的行为恨之入骨,称他们为“作恶的”(提后 3:13;腓3:2)与“恶人”(启 2:2;帖后 3:2;林前 5:13)。他们虽奉主的名传道、赶鬼、行异能,但有一天主要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参:太7:21-23)。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既然主如此痛恨假道,我们这些《白营》的圣民怎能沾《黑营》的边呢?(常在河边行,难免不失足!)我们当远远离开恶道才是(犹 23;林后 6:17-18;7:1)。

忌邪与怜爱

主耶稣称赞以弗所的教会,因他们不容忍恶人,又恨恶假道(启 2:2,6),很好!但美中不足,主说:“……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 2:4)。由此,我们当引以为戒,在抵挡异端的同时,不要失去“起初的爱心”。在竭力卫道的同时,也要尽心尽意地爱神爱人。以弗所教会的失败提醒我们,不要只顾“分别为圣”,却忽略了“彼此相爱”。

其实,圣洁与爱心,两者应该不矛盾,乃是并行共进才对。

主的仆人犹大一方面劝勉弟兄们“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地争辩”(犹 3),另一方面也再三勉励他们要“仰望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怜悯」……有些人存疑心,你们要「怜悯」他们;有些人你们要从火中抢出来,搭救他们;有些人你们要存惧怕的心「怜悯」他们,连那被情欲沾染的衣服也当厌恶”( 22-23)。注意到了吗?三次:怜悯!怜悯!怜悯!神要我们一边为真道竭力争辩,一边也大发怜悯,抢救失足的人。但他提醒我们在爱心帮助人的同时,自己也要格外地谨慎,“连那被情欲沾染的衣服也当厌恶”(犹 23;参:加 6:1),免得玷污自己。

这个“平衡”不好掌握,我们很容易象以弗所教会一样,顾此失彼,走上极端:要不就争辩过火,以至于失去起初的爱心;要不就怜悯过分,以至于包容错误,同流合污。神要我们不偏左右,两者兼顾:既要持守圣洁,又要满有爱心;既要竭力反对异端,又要极力搭救罪人;既要痛恨假道,又要怜悯迷羊,正如犹大书所表达的:一个最为真道“竭力争辩”(犹 3)的人,也是一个最积极抢救灵魂的人(犹 22-23)。一个最有忌邪之心的人,也是个最有怜悯心肠的人。二者相辅相成,并不冲突。

“五十年后”

最后,容我引用两年前写的一首诗结尾:(不同的世代,同样的考验。) 

王明道时烈日晒;如今更有荆棘挤。当日撒旦如吼狮;如今狡如毒蛇嘶。

当日明枪迎面袭;如今暗箭背后击。当日牢狱严威逼;如今名利糖衣迷。

当日腥风又血雨;如今香风混毒雾。当日逼你入三自;如今诱你走三势。

当日迫你负一轭;如今引你双轨行。当日统战宗教法;如今政治宣传经。

当日前辈贾玉铭;如今名牧滕近辉。当日扑倒杨绍唐;如今站立有何几?

当日英雄奋勇起;如今忠良在哪里?当日义人沉默了;如今七千何处觅?

当日众民走迷离,撒都家族尽忠职。如今时代虽变迁,愿对主爱永不移。

惟愿追随先贤行,再献余生作活祭。不愿宗教舞台上,争权夺位占土地。

愿在灵战最前线,鞠躬尽瘁尽忠心。愿主宝血常覆庇,炼净成为中流砥。(2006-8-17)(注 8)

“这是我的立场,我只能这样作,上帝帮助我。”(参:诗60:4)

(陈鸽)2008-5-7

 1:我不是说《白营》绝对不可以去《灰营》或《黑营》服事,“健康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可2:17)。主若许可,我们可以去引导迷途者回归,劝戒妥协者悔改;但我们切不可站在妥协或背道的立场,去助长《黑营》的恶势力。换言之,我们若起到巩固《黑营》的反作用,就不当去,因那绊倒人的有祸了(太18:7;罗14:20-21;林前8:9)。其次,我也不是说《白营》绝对不可接待《灰营》的弟兄,我们当然欢迎他们来聚会学道,并要用温柔的心挽回他们(加6:1;提后2:23-26),但不论他们如何德高望重,切不可容让妥协的弟兄主讲、主导、主领、主持,免得误导众人。

(参:如何对待妥协的弟兄

 2:“一只脚,两条船”真是令人费解 (陈鸽)http://larryltpan.blog.sohu.com/82387580.html        

“论以滕近辉牧师为代表的双轨路线”
陈鸽致《生命季刊》(2006-7-17)
http://larryltpan.blog.sohu.com/83970596.html

 3:“问题要一分为二的来看”(陈鸽)
http://larryltpan.blog.sohu.com/86551683.html

 4:滕张佳音曾任与三自互往的“牧职神学院”院长。http://www.hkcmi.edu/ 与三自互访的资料,请参:中国文化部\考察團\“西安文化考察團分享文章”(2000年)http://www.ourfellowship.com/conf2007/speakers.aspx

 5:典型《灰营》的例证就是“揭发教会中魔鬼的作为”一书的作者“张弓箭”,他自称是家庭教会的成员,站在家庭教会的立场,但他却鼓励信徒“与曾经分争对抗过的“三自”教会修补关系,逐渐使关系正常化……。” 张打着家庭教会的旗号,却走三势的道路。他的立场混淆了。所以,张为「丁光训」辩解说:「我也看过丁文集的一部分,看到很浓的政治成分,有统战的意味。但无论如何,他都没有白纸黑字否定、歪曲耶稣基督的属性,否定歪曲福音——否定歪曲耶稣基督的生、死、埋葬、复活、再来。……我对他(丁)只持保留态度、警醒追踪,而不敢用自己的猜疑、论断、“认为”去定他的罪,因为我没有句句定准的实据。」张弓箭不敢定准丁光训(假先知)的“罪”,但同时却大敢地断定了我(陈鸽)的“罪”(如“灵意解经”“上钢上线”“丑陋卑劣”等等)。张不敢“论断”丁光训;却断定我“虚谎、论断、毁谤……这种卑鄙恶劣的手段连外帮人都不齿”。张的立场混淆了,是非也颠倒了。(http://www.jdjys.com/book/zgj2/chapter21.html)哀哉!张写书“揭发教会中魔鬼的作为”,但其实自己正在被魔鬼利用。

 6:司布真说:“基督的执事,为基督的缘故,必须做好身败名裂的打算;他必须甘心为主忍辱负重。然而,当他为坚持真理的缘故,将一切交托在救赎主的手中时,他大可放心;他不会失去主的称许。那日子“要照出暗中的隐情,显明人心的意念。”那日子,不仅我们身体要复活,名誉也要恢复。那日子,义人为主名抹黑的声誉,将如日中天,在父的国度中永远照耀。”原文参“司布真自传”http://books.google.com/books?id=apmd9y1ekbcC&pg=PA253&lpg=PA253&dq=A

 7:# 2 “从圣经看天主教与基督教的合一”(庐伟生http://bbs.loves7.com/viewthread.php?tid=51173&extra=page%3D1%26amp%3Bfilter%3D2592000%26amp%3Borderby%3Dlastpost%26amp%3Bascdesc%3DDESC

 8:“我们纪念王明道的忠贞,就当持守他所走的道路。”

http://larryltpan.blog.sohu.com/81986933.html

 9:当然,家庭教会有许多缺欠,正如你我一样,需要时刻儆醒,不断自洁。然而,他们的立场没错,他们是为了信仰,他们在为主受苦,他们需要你我雪中送碳,而不是雪上加霜。我爱家庭教会的忠良,我愿与他们同甘共苦,同负十架,同走窄路。远隔重洋,彼此祝祷!

关于作者: 陈鸽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