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改革宗

陈鸽论王怡:中国改革宗长老会:渐渐误入歧途

陈鸽论王怡:中国改革宗长老会:渐渐误入歧途(2017年9月) 

(后序:这是我头一篇揭发王怡的文章,当时他错谬的本质,还没彻底曝光,请继续读随后的文章。)

2017是宗教改革的500周年纪念。不久前,我在一家教会花了一整天传讲了福音的《五个唯独》(注11),这虽是改教家们首先提出的,但却不是《改革宗》的专利,因为这些都是根据(罗3:21-28)归纳出来的信仰原则;因此,不仅是《改革宗》,而且所有的基督徒都应该认定这《五个唯独》。讲完之后,一位姊妹递了一张字条问我:

 “四川秋雨之福的王怡牧师错在哪里?改革宗错在哪里?”

 当时我只简略回复,现在要借着文字,更详细的解释。首先,我要申明:王怡是我主里的弟兄,且是一位大有恩赐、才华出众的弟兄。他坚守《改革宗》的《五个唯独》,这也是我们绝对认同的,更是教会合一的信仰基础。然而,我不敢苟同他事奉的原理和目标,但我再强调:他与我的不同,不是敌我矛盾(正统与异端之争),乃是教会内部分歧。尽管如此,仍是严重的分歧,也会导致截然不同的教会路线(失之毫厘、谬以千里);而且,最终在主的审判台前,我相信,更会带来全然不同的赏赐或亏损(林前 3:11-15;林前 9:27;约二8),所以,不能等闲视之。还有一点要陈明:我与王怡未曾谋面,也没有个人恩怨,所以我写的文章,并非人身攻击,乃纯属护教性质。

 王怡牧师:公开异象

 王怡牧师是今天中国《改革宗》长老会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他所倡导的《家庭教会公开化异象》背后的神学理念就是《神权政治》(Dominion Theology)(注1)或称为《神治主义》(Theonomy)(注4)。这是王怡的主导神学思想,也是王志勇牧师所提倡的《法治德政》理念之神学基础(注2)。他们的基本目标,是将神国的律法施行于世界的国度,借此来施行公义、改造社会、更新文化。正如2010《基督时报》所登载的一则标题为“王怡长老谈中国家庭教会传统与公开化异象”之文所言(我摘录部分内容于下):(注3)

 ……《家庭教会公开化》的定义,王怡长老表示,是把“神的话语写在城门上,是让我们成为‘山上之城’、是让基督徒这样一个公共的信仰生活真正成为影响中国社会、甚至为未来的中国社会的思维方式、灵魂的样式、公共生活样式、道德的样式、怜悯公义….这一切教会来为这个社会定下标准、提供典范 ——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

 王怡强调要……透过时代性的“家庭教会公开化异象”来推动赵天恩牧师曾经提出的永远的“三化异象”,即“中国福音化、教会国度化和文化基督化”。

 简而言之,王怡牧师的异象与心志就是要建立一个“影响中国社会”的模范教会,并借此来光照世界、改革社会、更新文化。

 彭强牧师:教会使命

 “英雄”所见略同,为王怡按牧的彭强牧师所牧养的成都《恩福归正福音教会》也开宗明义,清楚地陈明了他们教会的宗旨:“我们的使命:以福音的精神,以恩典为动力,展开以植堂为重心的福音和宣教事工,建造圣约的基督徒社群,参与社会,关怀怜悯,更新文化。”

 提姆凯乐:植堂目标

 这也是中国改革宗所推崇的提摩太凯乐(Tim Keller)纽约救赎主长老会(RPC)主任牧师所提倡的《恩典城市》植堂的目标。正如一位参加他教会近20年的弟兄(JonathanCousar)见证提姆凯乐说过的:“救恩的主要目的,是文化的更新,就是使这世界变得更加美好……。”(注10)确实,这一句话,一语中的,表达了提姆凯乐一切教导的核心与事奉的精髓。

 神权政治(重建主义)

 总之,无论是王怡、王志勇、彭强、或提姆凯乐,他们的焦点都是集中在:教会在地上的“社会责任”与“文化使命”上。这就是所谓的《神权政治》(Dominion Theology)或《基督徒重建主义》(Christian reconstructionism)。《维基百科全书》是这么介绍的,它是一种基要主义、改革宗的神权运动,由(神学家)R. J.RushdoonyGary North Greg Bahnsen创意发展而成的理论,曾对美国《右翼基督徒》产生重大的影响。重建运动者以《文化使命》为本,提倡《神治主义或神法论》(Theonomy),意图恢复一些他们认为仍有持续应用性的圣经律例。然而,到了1990年代,这个运动开始走下坡路,直至2008年《教会历史杂志》宣告它已经死了(没落了)。……虽一些基督教团体(如:Chalcedon Foundation and AmericanVision)仍持守其理念……但大多数的改革宗基督徒都摒弃它了。(注5

 美国凋零、中国开花

 可见《神权政治》不是中国改革宗的新发明,而是近代美国长老会所发起的理论,源于1960年代的几位《加尔文主义》神学家(Rushdoony, North, Bahnsen)。他们的核心异象,是要根据旧约以色列国的律法,在美国重新建立基督化的国度。此理论虽在热衷政治的信徒当中风行一时,但如今大势已去。尽管如此,它却在中国死灰复燃,并野火燎原,成了今天国内归正运动的热门思潮之一。

 怪哉!美国淘汰了的神学理论,在中国人当中却大行其道、广受欢迎。别人边缘化的偏激思想,却迎合了我们《改革宗》长老会的精英人士。因此,它在国内大有市场,成了归正运动的主流。

 王志勇推:重建神学

 王志勇牧师就是一位大力的倡导者,为了替《重建主义》正名,他追溯这运动的根源到十七世纪的《清教徒》,又搬出名牌《加尔文神学家》弗雷姆 John Frame、凯波尔 Abraham Kuyper、等人为之撑腰,甚至说:“……范泰尔Cornelius Van Til(1895-1987)可以说是重建神学的精神之父。事实上,重建神学三大巨擘:鲁斯德尼Rushdoony1916-2001)、诺斯 North1942 –)和巴森 Bahnsen1948-1995)都自认是范泰尔的门徒。”(注 14)但王志勇不得不承认《重建主义》“……在改革宗教会内部引发了激烈的反弹,充满了围追堵截的硝烟味道,世俗主义认为重建主义非常“危险”,有些改革宗神学家则认为重建主义具有极端、异端之嫌……。”尽管如此,他说:“笔者认为重建主义仍然处于改革宗正统神学的大框架之内……。”(注 14)由此可见,王志勇对《重建神学》之钟爱与推崇。

 王怡牧师是另一位《重建运动》国内的主要推动者,加上唐崇荣的《文化使命》、提姆凯乐的《恩典城市》、赵天恩的《三化异象》三方面的推波助澜之下,《神权政治》在中国渐渐形成气候,而且气派甚大,几乎势不可挡。

 神国拓展、无往不利

 它的基本理念是基于《后千禧年》(或无千禧年)的末世观。他们相信:启示录二十章,基督的千年国度不是字面的、真实的,乃是象征的、寓意的。据此,他们推论:基督如今已在地上开始作王掌权了,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的教会(太 16:18)。因此,他的子民必勇往直前,传扬福音,不断进取,节节得胜,渐渐更新文化,步步征服万民,直到神的律法完全贯彻于普天之下,好叫基督在凡事上都得着荣耀、执掌王权。(请原谅我过分简化的概述,因为就算神学家之间,也有细节的差异,但我的目的是提纲挈领,理清读者的思绪,好明白《神权政治或重建运动》之基本概念。)

 当然,他们说,这不是一蹴即成、一步到位的,乃是从个人重生得救、生命改变开始,之后,一步步地影响家庭,影响儿女、后代。(所以,他们提倡《家庭教育》Home SchoolingR. J.Rushdoony被誉为《现代家教之父》),一石激起千层浪,然后,继续影响社区、波及城市、国家、最后全球。这是他们的异象:要将圣经的价值观(神的律例典章)带入文化的各个层面和社会的每个领域:不论是教育界、学术界、艺术界、娱乐界、经济界、新闻界、政治界、等等,无孔不入。到最后,当基督徒数目渐渐增多,他们就可以打入政府,成为多数党,彻底地执行圣经的律法、改革社会、更新文化了。如此,“基督化的文明”就出现了,这就是所谓的《神权政治》或《重建运动》。

 这有什么不对的呢?

 没错,乍听起来,这似乎是个远大的理想、崇高的异象、神圣的使命,然而,我们要追问的是:这是神在《圣经》中为新约教会所定的目标吗?这是基督为他的教会所颁布的大使命吗?使徒保罗曾以此《文化使命》为己任吗?保罗曾否立志要改造罗马社会?或定意更新希腊文化?或重建“基督化文明”的国度?这是保罗“那从天上来的异象”吗?(徒26:19)

 保罗托付:福音使命

 不,保罗说:“……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林前 2:2)他又说: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 (加 6:14) “因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神的大能。(林前 1:18)他又说: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罗1:16“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林前 9:23)“我们……凡事忍受,免得基督的福音被阻隔。”(林前 9:12)

 一个异象:唯独福音

 显然,保罗的事奉只有一个专注的焦点、一个教会的异象、一个神圣的使徒:即《福音使命》。没有两个!不是《福音使命》加上《文化使命》,不,他只有一个焦点;若有两个,就模糊了这唯一的福音的焦点。正如他说的:我却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证明神恩惠的福音(徒 20:24)。这是他唯一的负担、唯一的托付。

 鉴于此,我们来看:王怡所提倡的《神权政治》究竟错在哪儿?

我总结了六点:

 1:他们把文化更新(社会改革)当做教会的使命与目标。

 主耶稣给我们的《大使命》很直白,就是“……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使万民作”主的门徒(可 16:15-16;太28:18-20),这不但是教会最大的、首要的使命,更是教会唯一的使命。任何其它目标或理想(不论是:社会慈善或文化更新,不管多么美好)都会模糊这福音的焦点,分散教会的精力。

 固然,我们都承认,传福音会导致个人生命的改变,进而导致家庭的和谐、社会的进步、文化的更新。然而,这些不过是福音的《副产品》罢了,而不是教会的使命和目标。不要舍本逐末了。正如我写的《文化使命与福音使命的主次关系》(注6)一文中所指出的:“……这两者先后有序。先是《福音》在人生命里面心意更新的变化,后是外面《文化》的更新与社会的改进。这因果的关系不能颠倒了;福音必须先于文化。所以,福音传到之处,浪子回头了,家庭和睦了,离婚减低了,堕胎废除了,奴隶非法了,罪犯消失了,酒吧关闭了,科技进步了,教育普及了,医疗改善了,社会文明了,文化更新了。这是福音的大能在文化当中所产生的必然果效”,而不是教会的使命与目标。

 2:他们将《后千禧年》(或无千禧年)的末世观绝对化了。

 《神权政治》或《重建运动》的理想,必须配合《后千禧年》(或无千禧年)乐观前景才能行得通。然而,基督徒必须对《末世论》有宽广的心胸;我们应该包容不同的末世观点,与主内认识不同的弟兄。

 固然,他们个人可以认定《后千禧年》,但要知道:不是所有《改革宗》都持守这样的末世观,也不是所有《后千禧年派》都认可《神权政治》。其实,大多持守《后千禧年》的神学家,如:R C Sproul, Ferguson都反对《重建神学》。从全球宏观,他们毕竟是极少数。如果将后千的《末世观》绝对化,势必导致宗派主义。换言之,这样狭窄的末世观,必然导致教会的分裂,甚至《改革宗》内部的分门别类。(注 12

 再者,他们在这相对的《后千禧年》末世观之基础上,建立起这样一个绝对的《神权政治》主导的《重建运动》,也是很危险的,甚至很自高、自大、自命不凡的。难怪,凡受过他们“归正”神学培训的,回到自己的老教会中就往往居高临下、指手画脚、制造分裂;就算不立刻另树一帜,但总潜伏在教会当中,却与老一代格格不入,也与众寡合,别有所思,另有所谋,时刻等候机会,要推行自己新一套的宏图大业·:即《神权政治》的异象。还以为这是回归圣经,其实是误入歧途、另树一帜。此外,他们还有一个最根本的解经上的错误:

 3:他们想要把旧约的民事律,延用于新约的万国当中。

 大凡正统神学家,不论任何宗派背景,都一致认同:旧约律法可以分为三大部分:道德律、礼仪律、民事律。从古至今,正统的《改革宗》都相信:唯有《道德律》(摩西十诫)仍适用于今天的新约时代,其功用是:彰显神的属性(出 20:5)、教导人的本分、令人知道己罪(罗 3:19-20)、显明人的需要(罗7:7-13)、引人归入基督、使人因信称义(加 3:22-23)。这《道德律》是神写在人良心上的、千古不变的天然定律。这是众所公认、无人质疑的。

 至于《礼仪律》(圣殿的献祭、节期、饮食的条例)曾是将来美事的影儿和预表,如今因着基督的到来与成全,已不适用于新约了。正如(来9:1011)所说:这些事,连那饮食和诸般洗濯的规矩,都不过是属肉体的条例,命定到振兴的时候为止。但现在基督已经来到,作了将来美事的大祭司……。”所以,“先前的条例,因软弱无益,所以废掉了(律法原来一无所成)就引进了更美的指望……”(来 7:18-19)因此,新约时代中,我们没必要再持守旧约《礼仪律》的外表形式了。此观点,除了犹太教和安息日会,所有正统的基督徒都一致认同。

 至于《民事律》(以色列治国的法令、律例、典章)虽仍是今天伦理道德的基础,但只适用于以色列国,没有必要生搬硬套应用于新约时代了,只有其中所教训的属灵原则和伦理规范,才是永恒不变的,就如摩西的律法记着说:「牛在场上踹谷的时候,不可笼住它的嘴。」难道神所挂念的是牛吗?不全是为我们说的吗?分明是为我们说的……”(林前9:9-10)换言之,如今我们所遵行的,不是律法表面的字句,乃是其中的精义。这是保罗的解经原则,也是正统《改革宗》的正意解经。

 然而《神权政治》的作俑者则认为,旧约的《民事律》与《道德律》一样,也是放诸四海而皆准、永远有效、永恒不变的真理,所以,他们相信,新约的信徒也应当将旧约以色列国的《民事律》付诸于实践、应用于新约、普及于万民。在他们理想的神权统治的国度里,拜偶像、信异教、传异端,不但是非法的,而且是要处死的。还有行邪术、搞迷信、行淫乱、同性恋、和亵渎的罪,根据他们对律法的理解和应用,都是该处死的罪,甚至要将反叛父母的儿女用石头活活打死。(我说这话,不是空口无凭的,乃是这些神治神学家们(R. J.RushdoonyGary NorthGreg Bahnsen)笔下对重建国度白纸黑字的描绘。虽细节不同,但终旨都一样:倘若能行,他们最终要将旧约的律法,施行于新约的万国当中,好重新建立“基督化的文明”。)请问,这是“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吗(提后 2:15)?

 当然,我们也相信那些都是罪,但问题是:我们是死板的按照旧约以色列国的民事律将罪人依法处死呢?还是借此明白神的圣洁公义并人的罪孽深重,因此劝勉罪人悔改,仰望基督,接受福音,因信称义呢(加3:22-23)?若选择前者,岂不误解了律法的功用,并将新布补在旧衣服上、新酒装在旧皮囊里吗?(太 9:16-17

 4:他们更误解了《圣约神学》旧约与新约之间的关系。

 当然,我们与他们一样,都相信《圣约神学》新旧约之间的连贯性与持续性,但新旧约还是有差别的,教会不是以色列国,我们不能张冠李戴、生搬硬套(太9:14-17),不能将旧约以色列的律例典章,僵化地应用在新约的教会中或外邦的国度里。

 例如:当问及他们《文化使命》的圣经根据时,他们往往会引用(创 1:27-28)来证明神起初造人的目的,是叫他「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然而,他们却很难找出新约的依据来。又如支持《婴孩洗礼》,他们只能追溯到旧约犹太人的割礼,却找不出贴切的新约经文作为扎实的依据。

 其实,他们混淆了《肉体的出生》和《灵里的重生》之间的关系。正如旧约《亚伯拉罕》肉体生的男婴要受割礼做为立约的记号;照样,新约教会里圣灵重生的婴孩(彼前 2:2;约 3:8)也要接受洗礼。旧约的割礼不过是影子,预表新约的洗礼,圣灵的重生才是真正的实体。可叹,他们把新酒放在旧皮带里了,如此,就犯了三个错误:一、发明了婴孩洗;二、自创了坚信礼,三、更废掉了信而受洗(可 16:15-16)。固然,他们不是故意要强解圣经(彼后 3:16),然而,他们的盲点,必定给教会带来严重的分歧与后患。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如此尊重圣经权威的弟兄,会犯下如此明显违背圣经的错误,竟丝毫没有察觉呢?

 尽管如此,神还是要我们“一心一口荣耀神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所以,你们要彼此接纳,如同基督接纳你们一样,使荣耀归与神。”(罗 15:5-6我想到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和史普罗(RC Sproul)两位现代属灵的巨人,虽在《婴孩洗礼》与《信而受洗》,还有《前千禧年》与《后千禧年》的立场上各持己见,但仍然彼此相爱,互相接纳,就很得安慰了,因我们合一的基础是救恩的《五个唯独》,而不是《末世论》或《洗礼观》或《圣餐论》等枝节问题。尽管如此,我们不能做糊涂人(腓 1:9-10),我们要继续追究《神权政治》的错误:

 5:他们自相矛盾,一面坚持政教分离,一面又鼓励涉足政界。

 他们的社会关注与文化介入,若按他们重建的异象继续发展下去,必然导致与执政者没必要的顶撞和对立。然而,圣经教导我们:掌权者是“神的用人。……他们是神的差役,常常特管这事,所以要顺服他们(罗 13:1-7),并为他们祷告,不仅为公义的,就算不义的政权,也要为他们代求祝福(路 6:27-28;太 5:43-44 )。当然,我们不能盲目顺从、妥协真道。使徒彼得说:“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徒 5:29),但保罗在罗马尼禄王的暴政下,仍嘱咐提摩太:“我劝你,第一要为万人恳求、祷告、代求、祝谢;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该如此,使我们可以敬虔、端正、平安无事的度日。这是好的,在神我们救主面前可蒙悦纳。他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提前 2:1-4

 不要误会,我不是说基督徒不能参政。当然,身为个人,在不违背良心与真理的情况下,我们都应该在各自的职场与工作的岗位上,荣耀主的圣名(林前 10:31)见证主的福音(彼前 3:15)为主发光做盐(太 5:13-16)。但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林后 10:4),乃是属灵的:“真理的带子、公义的护心镜、救恩的头盔、福音的鞋、圣灵的宝剑、还有警醒的祷告”(弗 6:13-19)。若我们使用属血气的方法(借着争竞、维权、抗议、谈判、选举、拉票与掌权者对抗),结果必导致反感与逼迫。当然,我们不怕为义受苦,这是有福的(太 5:10-12);但若因我们对圣经的误解,还有自己的血气,涉入政界,多管闲事,自讨苦吃,就不值得了(注 8-9)。奋锐党西门与血性的彼得,不但要“收刀入鞘”(约 18:11),更“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弗 6:11)不要用属世的兵器打属灵的仗(注7)。

  13:1 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3 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恶的惧怕。你愿意不惧怕掌权的吗?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称赞;因为他是神的用人,是与你有益的。你若作恶,却当惧怕;因为他不是空空的佩剑,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罚那作恶的。5 所以你们必须顺服,不但是因为刑罚,也是因为良心。你们纳粮,也为这个缘故;因他们是神的差役,常常特管这事。7 凡人所当得的,就给他。当得粮的,给他纳粮;当得税的,给他上税;当惧怕的,惧怕他;当恭敬的,恭敬他。

 彼前 3:13 你们若是热心行善,有谁害你们呢? 14 你们就是为义受苦,也是有福的。不要怕人的威吓,也不要惊慌

 彼前 2:13 你们为主的缘故,要顺服人的一切制度,或是在上的君王,14 或是君王所派罚恶赏善的臣宰。15 因为神的旨意原是要你们行善,可以堵住那糊涂无知人的口16 你们虽是自由的,却不可藉著自由遮盖恶毒(或作:阴毒)总要作神的仆人17 务要尊敬众人,亲爱教中的弟兄,敬畏神,尊敬君王。

 6:最后,他们不自量力,想靠人血肉之膀臂,更新堕落的文化。

 王怡《秋雨之福博客》引用王志勇写的“改革宗与改革宗神学简介”一文中,说:

 “……我们相信耶稣基督已经在大卫的宝座上执掌王权(徒2:22-36),他要在那里等候直到他所有的仇敌都服在他的脚下(来10:11-14)。所以,我们相信,教会在传福音,使万国列邦顺服于基督的话语的管教之下的使命上,必定会得胜。我们所期望的是将来有大量的人归信主耶稣(罗11:11-19),会有基督化的文明出现(赛11:1-11)。”(注13

没错,我们也相信《神权政治》“……我们相信耶稣基督已经在大卫的宝座上执掌王权(徒2:2236),他要在那里等候直到他所有的仇敌都服在他的脚下(来10:11-14)。”阿们!这是所有基督徒的共识:基督必要作王。

然而,他继续说:“所以我们相信,教会在传福音,使万国列邦顺服于基督的话语的管教之下的使命上,必定会得胜。我们所期望的是将来有大量的人归信主耶稣(罗11:11-19),会有基督化的文明出现(赛11:1-11)。”这点,我们就不认同了。

注意:第一、他认为:教会不但要传福音,还有“使万国列邦顺服于基督话语的管教之下的使命”。然而,主耶稣只给了教会一个《福音使命》(太28:18-20),借此福音,主要拯救一切相信的,即救赎他的选民(罗 1:16;徒13:48),脱离撒旦的权势,进入他光明的国度(参:西 1:12-14)。这才是教会的主要使命,至于社会文化的更新,不过是福音的副产品。(在此就不赘述了。)

第二、主没有保证我们:一定会有“大量的人”归信基督(我们的成败是神的主权);他也没有吩咐我们去重建“基督化的文明”,因为这罪恶的世界,已经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了(耶17:9),我们不可能改革这败坏的社会,也不可能更新这堕落的文化。神已定了这世代的罪,他们注定要灭亡、被火焚烧净尽(彼后3:10-11)。换言之,《文化使命》注定失败!《重建运动》一定徒劳!不但如此,世界还要无故的恨恶教会,逼迫教会(约 15:18-25;16:1-3)。但感谢主,他说:我将这些事告诉你们,是要叫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 16:33 

 结论:主必再来,建立天国

 我们所盼望的,不是地上《基督化国度》的实现,乃是基督亲自从天降临,建立他的永恒的国度。“那时,人子的兆头要显在天上,地上的万族都要哀哭。他们要看见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著天上的云降临。他要差遣使者,用号筒的大声,将他的选民,从四方,从天这边到天那边,都招聚了来。」(太 24:30-31正如(腓 3:20-21)说的:“我们却是天上的国民,并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从天上降临。他要按著那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大能,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哦,金色的黎明,荣耀的早晨!何等有福的盼望!

约一3:2 亲爱的弟兄啊,我们现在是神的儿女,将来如何,还未显明;但我们知道,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他、因为必得见他的真体。3 凡向他有这指望的,就洁净自己,像他洁净一样。 

 彼后 3:7 但现在的天地还是凭著那命存留,直留到不敬虔之人受审判遭沉沦的日子,用火焚烧。8 亲爱的弟兄啊,有一件事你们不可忘记,就是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他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10 但主的日子要像贼来到一样。那日,天必大有响声废去,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11 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销化,你们为人该当怎样圣洁,怎样敬虔,12 切切仰望神的日子来到。在那日,天被火烧就销化了,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化。13 但我们照他的应许,盼望新天新地,有义居在其中。

 如今,他向我们颁布了传福音的《大使命》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 28:18-20)他更教导我们祷告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 6:9-10

  22:20 ……「阿们!主耶稣啊,我愿你来! 

 1:神权政治https://en.wikipedia.org/wiki/Dominion_Theology

 注2:王志勇:雅和博经学的范式:仁教心学,法治德政http://blog.sina.com.cn/s/blog_b0709e940102v9tu.html

 3王怡长老谈中国家庭教会传统与公开化异象(一)  基督时报— …

 4:王怡:政治神学的可能性:基督教与自由主义2005年1月2日在北京“基督教与宪政”研讨会的发言http://www.aisixiang.com/data/9352-2.html

 注 5:基督徒重建主义 Christian Reconstructionism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ristian_Reconstructionism

 6【福音使命】与【文化使命】的主次关系(陈鸽

 注 7:属灵争战:不宜用属世的方法(陈鸽

 8: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回应《曼哈顿宣言

 9勿陷入一场敌我混淆的文化争战中!(陈鸽回王永信的公开信)

  10陈鸽评:提摩太 . 凯乐(Tim Keller)迎合时代的【教会弄潮者】

  11真正的马丁路德(改革宗)的精神(陈鸽)

  12改革宗给中国教会带来的是合一或分裂?(陈鸽

  13:秋雨之福博客:王志勇牧师:改革宗与改革宗神学简介

 注 14美国重建主义与治理论_仁教心学_新浪博客

关于作者: 陈鸽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