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改革宗

“改革宗”给中国教会带来的是合一或分裂?(陈鸽)


最近,国内一地区、学习改革宗的弟兄问我:海外许多的宗派都可以和平共处、互相尊重,为什么唯有在中国不可以有宗派呢?为什么国内不同的宗派不能彼此包容呢?(言下之意,为什么不可以从本来合一的整体地方教会中,带出一群人来独立侍奉呢?换言之,另立一帜改革宗有何不可呢?)

 我一时答不上来(实在一言难尽),但事后回想起来,有答案了:

一、西方的宗派(浸信会、长老会、灵恩派、改革宗)不是和平共处、互相尊重,而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政的局面,尤其海外华人教会,基本上是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这并不是圣经的理想,而是无奈的下策;这不是好榜样,也不值得中国教会仿效。

 二、西方教会的联合,往往不是合乎圣经(弗42-3)的合一,而是妥协真道的大杂烩(注1),更不值得我们效法。


 三、在改革开放前,中国的教会(除了异端邪说)虽在不同地区、持不同传统,但基本上都是彼此交通、合一侍奉的。这在主里的相爱与相交,实在善美(诗 133)!然而,如今西方的教派(尤其改革宗)却进入国内,拉帮结党、破坏了这原有的同心,真是可悲!

 四、起初的改革宗(宗教改革)是从天主教异端、黑暗的权势中分别出来的,今天的改革宗则是在本来因信称义的教会当中,拉帮结党、制造纷争。

 五、前者(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是分别为圣,是理所当然的(林后 6:14-17);后者(今天中国的改革宗)却是分裂教会,是要不得的(林前 1:10-13)。

 六、约翰说:不要效法恶,只要效法善……(约三 11)因此,我们不该效法西方分门结党或鱼龙混杂的坏榜样,乃要效法早期(改革开放)中国教会合一与相爱的好榜样。


 七、分门结党是属肉体的表现,正如(林前 3:1-4)保罗说的,我从前对你们说话,不能把你们当作属灵的,只得把你们当作属肉体,在基督里为婴孩的,我是用奶喂你们,没有用饭喂你们。那时你们不能吃,就是如今还是不能。你们仍是属肉体的,因为在你们中间有嫉妒、分争,这岂不是属乎肉体、照著世人的样子行吗?有说:「我是属保罗的」;有说:「我是属亚波罗的。」这岂不是你们和世人一样吗?(正如今天有人说:「我是属加尔文的、或林刚教会的,或唐崇荣的粉丝、或林慈信迷、或跟随陈鸽的。」这样的人都是吃奶的老宝贝!)

 八、 保罗说:亚波罗算什么?保罗算什么?(我加上:唐崇荣、林慈信、林刚、王怡、陈鸽算什么?)无非是执事,照主所赐给他们各人的,引导你们相信。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可见栽种的,算不得什么,浇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神。栽种的和浇灌的,都是一样,但将来各人要照自己的工夫得自己的赏赐。(林前 3:5-8

 九、 保罗更责备哥林多人说:“……革来氏家里的人曾对我提起弟兄们来,说你们中间有分争。我的意思就是你们各人说:「我是属保罗的」;「我是属亚波罗的」;「我是属矶法的」;「我是属基督的」。基督是分开的吗?保罗为你们钉了十字架吗?你们是奉保罗的名受了洗吗?(林前 1:11-13

保罗反对任何宗派,包括保罗派甚至基督派也不例外,他责备一切的分门、结党、派系。反之,他说:弟兄们,我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劝你们都说一样的话。你们中间也不可分党,只要一心一意,彼此相合。(林前 1:10)教会合一,不但是主耶稣的祷告(约 17:20-23),更是父神的旨意,也当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弗 4:1-13)。

 十、 结论:我们要与假教会分别,却要与真教会合一。但往往,改革宗却与真教会分裂,反与假教会合一。例如:提摩太凯乐(注2)、巴克、斯托得(注3)等人,都打着改革宗的招牌,却走上妥协的道路(注4),所以,我们当引以为戒,不要盲目地随从名望人,乃要回归圣经,在基督里合一(徒 17:11;林前4:7)。

 

十一、我亲耳听见:王志勇牧师多年前(改革宗还未传入国内时)野心勃勃地说的:我们要把改革宗的旗帜在中华大地上扬起来!如今,改革宗果然蔚然成风、势不可挡。尽管如此,有见识的人,仍能看出其宗派之倾向与野心,并且不会盲目地跟班,挤进王怡、林刚等人的宗派队伍中。

 十二、 再补充一句,我们反对的,不是改革宗的精神(五个唯独)与正统的神学,而是其宗派的结党与分裂。盼陷在其中的弟兄们,能幡然醒悟、悔改、并归正,回归圣经真正的教导,并实际地遵行(拉7:10),更要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互相宽容,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弗 4:2-3)。

 

 17:11 这地方的人贤於帖撒罗尼迦的人,甘心领受这道,天天考查圣经,要晓得这道是与不是。

林前 4:6 弟兄们,我为你们的缘故,拿这些事转比自己和亚波罗,叫你们效法我们不可过於圣经所记……

  7:10 以斯拉定志考究遵行耶和华的律法,又将律例典章教训以色列人。

 1勿陷入一场敌我混淆的文化争战中!(陈鸽回王永信的公开信)

2陈鸽评:提摩太 . 凯乐(Tim Keller)迎合时代的【教会弄潮者】

3钟马田(Martyn Lloyd-Jones 英国的王明道(陈鸽)    论巴克(J I Packer)和斯托得(JohnStott)与钟马田分道扬镳的原因与过程。

4我不以福音为耻(陈鸽)

参考:陈鸽对改革宗领袖《在公共网络上言论的共识》回应

           改革宗:神化或妖魔化?(陈鸽)

          改革宗:明确反对或爱里劝勉?(陈鸽)

          会员制的利与弊(陈鸽)

          极端改革宗对中国教会的危害:知识取代爱心(陈鸽) 论:杨斌

关于作者: 陈鸽

热门文章

评论已关闭

1条评论